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轩

平生惯酒坛,何管世艰难。秉性浑天璞,徒留一胆肝。

 
 
 

日志

 
 

  

2006-12-13 01:41:59|  分类: 不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尹子的提问,缄默。并不是没看到,只是不回答。知与不知都在文字了,似乎无序的必要。

 

关于明天,不,今天,已经开始了,就朝着自由的方向前进罢。

 

窗外的鸟语这样清晰,竟然有布谷布谷?应是错觉罢,不然是夜行人的杰作。路过时,那些小房子已经拆完,平整出一片园林。欣喜起来,早前的担心多余,只等水满了,可以肩柳而行。

 

雨下了,又停了。有一种轰响,不知是来自日光灯还是电脑。静静坐着,似乎在等什么,而想了很久,想不起有什么会出现。

 

等时间的流逝,流水般,绕过去远走。看见彼端么,无望。勿忘我,谁添作了忽亡我。每一个落笔的字都有使命罢,一个亡字,费了多少心思。碎瓷片,不能恢复如初了,却不舍抛却。舍得,不舍便是不得,也罢,有甚么好得。

 

一年半载有余,而一无长进,没有画像可以维继,白骨或在下一秒。所谓退,岂能踩着来时的脚印倒着走。

 

看见了层层叠叠的白骨,暗格子一样,有着年代的标记。当躺下去时,就小小的地方,数米之下有不少同伴。该惶恐,还是庆幸,不由选择罢。死之后,受到如何待遇无妨。躯壳分裂了,思想一致,复制人类。

 

无一物不被取代,执著为何。念着活着,静默着。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