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轩

平生惯酒坛,何管世艰难。秉性浑天璞,徒留一胆肝。

 
 
 

日志

 
 

1973年的远行 眺望 蒋 骥   

2006-12-13 16:10:01|  分类: 拾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蒋 骥

1973年的远行

◎ 眺望 

当我们开口说话,却无法说清“世界”这个词。

这个世界有许多东西与我们血肉相连,特别是当我们开始了真正的内心生活的时候。

是春天,一个人站在待开的花前,他似乎看见了另一个更为广大的世界正在向他悄悄展示所有的秘密。

只有深居自己内心黑暗的人才可能成为人中之王。

我们在黑暗里唱着黎明的颂歌,在黎明里我们却憧憬着内心的黑暗。
这个事实的寓意有些像正午的阳光里有少许阴影,而阳光使尘埃明亮起来一样。

如果你仔细观察,你会觉得万物都在沉思。
当然,也会有这种情况,一个人会在不同时期、不同地点对同一问题作出不同的思考和反应。

我知道自己的声音来自舌头、喉咙、心脏等,因为我明白自己是那自觉接受神和内心训示的人。

阳光透过玻璃,照在我们身上,它却不能亮过我们内心的黑暗。
“日光会打乱我们内心的光”。

时间注定会让一个人失败或胜利。
它将注释、堆砌、改变一个人的脸。

亚当和夏娃被逐出伊甸园不一定就是好事。

拳头是你申辩的另一种方式。

一个从未有过“英雄”经历的人怎么会知道英雄的下落或命运呢?

你听见她唱出一段晦涩的歌谣,你于是猜想她一定生活得很艰辛。

你得把那把物质世界看成工具与象征的人当作英雄。

你坚持跑向一个终点,终点却在前面。
真正的远方离远方总有一步之遥。
找不到终点的人在走、在哭、在疲倦。

你坐在风的过道中,你并不感到寒冷,因为它比不上你内心的大风,或者说,是因为并没有风从你的心中吹过。

巨人就像一座高大的建筑,他突然就屹立在了你的面前。

转瞬即逝的东西总是美的。

有这样的事实值得记住:寂静是最大的声音;声音是最大的寂静。以至于在寂静中我们听到的声音都会被认为是寂静的各种不同的表达形式。
但恰恰也有这样的事实:影子落在大地上是没有声音的。

得相信,人生有时是由无数个偶然性所织成的点构成。

黑暗紧跟黑暗,泪水紧跟悲痛。这是我看到的一个重要的现实。

有时,烦恼直接来源于我们的犹豫不决或顾虑重重。

当诸神和万物都离开了一个人的时候,或者说,当一个人沉浸、陷入到了自己的冥思和黑暗中的时候,他就要选择另一个人与自己进行交流。
我想这就是博尔赫斯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为什么要选择另一个博尔赫斯与自己进行对话的原因之一。
所以,从事物的另一面来看,我们也可以这样认为,与其说你是在阅读,不如说你是在阅读中正渐渐地陷入沉思。

马尔克斯最了不起的地方在于他能把往往平实的东西讲得很神奇,把往往很虚化的东西讲得很真实。
而博尔赫斯最了不起的地方在于他能让读者时刻感觉到他时刻与神坐在一起。

人们总是渴望有大事情发生,但它早就发生了。

写作可以帮助记忆,也可以促使一个人遗忘,但更重要的,它是一种抵抗。
它要写作者回到他的先驱者那里去,到那里去与他们相依为命。

向空中渗透得愈深入的事物,它承受的风雨就愈多。

如果真要给诗歌派分出什么类别的话,我认为只有赞美诗。

里尔克沉浸在《杜依诺哀歌》里,渐渐地,被一种孤独的美所包围——有时,孤独的确能给人带来一个意想不到的世界。
 
什么时候,我们能够消除心中那种钉子般的疼痛;什么时候,我们能够推开枕边那些黑色的梦境。
什么时候,我们可以伸手摘下天空中那场久盼的小雨,然后,熄灭那盏不肯轻易示人的灯。

假如伸进天空的枝叶能够代替我们的一种想望,假如一座地下的城市能够泯灭我们的爱恨,那么,我们是否能够在它们之间搭起一架超越众生的梯子?!

需要一些青草来填充双耳,需要一些云朵来点缀脸庞,需要一些痛苦的往事来遮住双眼,需要一些自造的谎言来堵住喋喋不休的嘴唇。
需要一些形容词来粉饰我刚才说过的话。
需要!需要!需要什么来掩饰我们的罪恶?!
苍天啊!

记住经典的东西,说明你的心还是年轻的;记住那些粗鄙的东西,说明你的心也老了。

有时,我们必须拒绝胜利的匕首。

我们热爱新开的嫩芽,因为它与我们内心的鲜活、光明相一致。

要想成就灵魂,就必须成就灵魂中的每个细节。

伟大或平凡一次算不上什么,困难和重要的是一生都很伟大或平凡。

“人们记住的往往不是一个人的作品而是他的形象。”每当我想起这句话,就想起了博尔赫斯那张苍老的脸——这个博爱而孤独的老人!

再豪华的鞋也不能代替脚走路,再诡异的申辩也不能代替一次小小的行动,就像一双眼睛不能代替另一双眼睛眺望、一个人不能代替另一个人张开双臂一样。

当你进入到思考的深层时,你会发现你产生了许多新的思想。
而当一个人在思想空间里漫游的时候,他就会碰上许多奇异的事情。

有才德的人最终到达自己的空间。

有风之夜,我们抵抗着自己的肉体和血液。
它们总是那么不听使唤。

血液把一个人的两只手臂分开又连接在一起。

有两种人不受人喜欢:一种是看上去不是天才,另一种是看上去不是天才孕育出来的人。

如果把鱼置于一只面盆里,那么这只面盆相对于鱼来说,便是鱼赖以存在的天空和河流。
它靠面盆供给知识、营养以及日后想要的翅膀。
这多么像我刚刚完成的一首诗。

你爬上天梯,探手触摸云层,你可能就会感受到天神的心跳。

我们羡慕天空中的小鸟,因为它有一对我们想要的翅膀。
而鸟们一直在寻找大地上可以栖息的肩头。

一滴水就可能淹没我们头顶上的山脉。

最宽容的事物莫过于大地,即使被人肆意践踏,它也毫无怨言,甚至无动于衷。

一些人趋近沉默,因为他们想回到自然与内心;一些人喜欢喧闹,因为他们想到达社会与人生。
喧闹的人想对什么事物都想作一了解;沉默的人却想揭开事物最终的秘密。

风来了,大地上的草想抓住些什么,但到了最后,它们连自己也无法收藏。

星星俯视着我们,它日后将为我们作证。。

一个问题之所以困惑我们,在于我们始终一厢情意地纠缠它且这种纠缠并无必要。

小鸟之所以无忧无虑,在于他们不知道自己的未来和命运。

太阳收集并覆盖所有的光明,大海泡制并容纳百川,这就是它们让我们感到自己渺小的秘密所在。

灯盏升向天空,不可能成为星星,星星坠向地面,不可能成为灯盏。
它们都在发光,但发出的光是不同的。

神看见大地上的人如蚁群般来来往往,终于忍俊不禁。

你若想阳光照在你的身上,你就得保持自身的黑暗。

一个人的行动与他的经历有关。

想一想,了不起的老虎斑纹在蜜蜂身上也得以体现。
这让我们明白:有时,伟大在渺小者身上也得以体现。

也许,人们最终将滑倒在自己的阴影里。
而我们中的大多数人却并不知道这样的事实。

教父的心里只装着天庭和大地。
而向往、敬畏、信仰上帝的人往往只有一个,他是孤独的。
人不断地淹没在这种成长里。

一个巨人用手把昼夜分开,而我们就是那身处其间的人。

文学史在不断地被改写,就象我们的身体和面孔在不断地被改写一样。

真理促使人写出另一种诗。

一些人一生都生活在一些神秘的词语之间。
那也许是他们最好的居所;他们只需要一间这样的房间。

与其说人们是在生活,不如说人们正在对生活失去耐心和信心。

人们渴望像树一样生活——沉静、伟岸、坚实,但它往往离我们是那么遥远。

把一些阴影形成词语,把一些声音形成舌头.
我什么时候能够实现这种梦想?

一些人沉默着,周围笼罩着阴影。
……一副令我暗自神伤的画。

园丁推着锄草机终日在草坪里走来走去,他们就这样轻易地走完一生?!

接连二十天,他把二十封写好的信寄给了自己的内心。
由此,你知道了他的内心是另一个宇宙。

你的头发虽然一片漆黑,但并不能改变这个世界的颜色;
这个世界虽然一直下着雨,但并不能滋润一个人的心。

雕像或纪念碑被侵蚀、剥落、坍塌以后,便成了废物。

我就这样凝神地望着早晨的雾气,我猜想那飘浮的景致里一定住着一位神秘的神——与其说我们是在生活,不如说我们其实就是在这种想往和盼望里度过一生的。


1995年——2000年于重庆、成都


 


========================================================================
作者:蒋骥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