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轩

平生惯酒坛,何管世艰难。秉性浑天璞,徒留一胆肝。

 
 
 

日志

 
 

一时半刻  

2006-12-20 15:32:16|  分类: 一时半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将时间累加起来,蔚为可观。无绝,生出不少的落寞。

 

那些草正在被清理。土在被翻新。为何野草被烧毁,因为枯黄易燃?看见了灰烬。原始天然的在慢慢缩减空间,草皮在冬天也可以绿意无限。若能闻到泥土的气息,如何人工便无所谓。

 

鸦雀无声,在机器的轰鸣中,是不是流离失所?那片竹依然在,天然的窝巢。缺了流动的身影,再好的景致也少些神韵。

 

起落之间,划过几个弧度,飞翔是多少艰辛后的一瞬。转折,在不经意间。如果你当时停下,在中途走开,走进另一个时空。不在想象中,一种可能,无数的可能,也许有好的境遇罢。

 

什么是终点?什么是中途?长长的一生,不过短短的一程,且许上一个将来,栖息于此。

 

视而不见,牵起你的手,不放开。自如在熟悉的时空,一个陌生的城市很容易受困。踩着雨滴,溅起的水花倏忽开来,飞快地跌落。于是遇到水,静静划过眼帘,无声远去。水不为谁停留,只默默地注视着,裁剪你的倒影,珍藏着。

 

多少水滴汇聚成你?消散处一片迷蒙。谁也不承认,那是眼泪。风在轻轻摇摆,归去的汽笛声声,倚栏,若没有依靠,是不是无法站立。

 

匆匆地,太匆匆。而停顿间已经万水千山。埋葬石,需要粉碎机,尘埃,然后慢慢生长,走向下一次粉碎。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