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轩

平生惯酒坛,何管世艰难。秉性浑天璞,徒留一胆肝。

 
 
 

日志

 
 

一时半刻  

2006-12-26 23:28:55|  分类: 一时半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知说什么。不放弃。剩下音乐。

 

一个天真的想法,天真,就不用文字了。

 

有一个梦,断指,醒时不敢去触碰,怕真的断了。十指连心,倒无疼痛。多久前,断臂都笑容以对,日渐僵硬,从思维到动作,转动变得艰难。

 

没有甚么会永久,那么失望与伤心为何挥之不去。柔弱的月儿躺在屋顶,泛着昏黄的光,浮在清冷的夜空。

 

堆积,推开门,轻而易举,而真的推开了么。站在这个时空,为何如此陌生。

 

花开了,云海中浮沉。慢慢渗出水来,露。是一场雨可以解救么,还是一场雪可以漂白,那些斑点作为坐标,丈量着时空。

 

如果时日无多,会去打理什么。飘移,站在屋角,看着阳光将你拥抱,一点一点地爬上你的眉梢,转过鬓角,渐渐撤离。

 

石,落在何处。从水中拾起,握在手心,终究枕石。

 

冬,奇怪的了,人益发的奇怪,合掌,屏蔽一切。

 

要到最后么。能拂袖么。随着曲子飞舞,复归空无。

 

似乎那个遍体鳞伤的人又消失了,凭空地,在伸出手之前,还感觉到一些液体在滴落,一声一声,敲打着视觉。空气中,空气中究竟有什么?光斑时隐时现,捕捉不了,意会不了。在一个角落,翻腾着所有的记忆。沸腾着眼睛的那些物质,从何而来。冰冷的午夜,为何燃烧。

 

完整无缺。没有断裂。明明碎得不成形,一个躯壳依然行走。

 

流水,鸣泉,风竹,夜适合睡眠,安。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