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轩

平生惯酒坛,何管世艰难。秉性浑天璞,徒留一胆肝。

 
 
 

日志

 
 

爱情走了  

2007-01-10 17:26:41|  分类: 木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戒指在约定的日子并没有出现,或者爱情的走与留不需要关心了,它走了,去了哪里,什么时候会再次降临这个角落?她关上信箱,慢慢踱步,阳光很好,眯起眼睛顺着光路,是明晃晃一片,风还是一样的刺骨。一个结果出来了,宣告失败,多少努力都无济于事。这自然是借口,她何曾付出了真心?在阳光下无形,奇怪的定义,她偏固执地要求周围一切,若不存在。假若不在,于是行事果决,不计代价。

 

爱情他说发生了,同样说着就消失了。自始自终都不曾参与,如画幕上的人物对白着,只发生在那薄薄的幕布上,没有重量,没有体积,幕卷人不见。她一直在远方,层层的保护圈,偶尔投射了目光,随即掉转视线,没有什么比天空更值得凝视。她想越空而去,而他的到来终究没有改变这一思想。假设生命一握即碎,是不是死亡了很多次。她看着自己的手,小巧的刀,身体的哪一部位适合承受缺口,永远地结束。残阳,天边的云霞灿烂无比,这风景使她多少次收起把玩的刀。用他送的刀不是一个最好的选择,不忍伤害,如果事实已经是最大的伤害?于是逃,逃,逃,逃。

 

阳台上的躺椅,一如既往地接纳了她,默默地将悲伤转移,不要问,悲伤怎么来的,它会慢慢走掉,是走掉?不重要,重要的是不被淹没。简短说声再见,留下空间。

 

 

在约定的日子,戒指不可能到她的手上。没有戒指,多明显的事实,她却看不见。他决定沉默,即使最初他一遍一遍地重复,开始的时候谁会知道下一步走到哪里。他认为用心了,然而错了。他很明白,纷纷扰扰再也不能打动自己,打动她。莫测的时间,五年的堆积竟在最后一刻乌有。若即若离,是谁先设定了基准,无法逾越。这才是合适地罢,掉头不顾。慢慢地累积,累积,变浓,升温,用很短的时间喷薄完毕。所有的无言是为了一句表白,表白之后只有惶惑了。忘了去想之后,之后该如何,于是沉默,用沉默保护所发生的一切,能不能就这样定格,制成一桢桢美丽的画卷,在某一天唤醒,继续下去?孤帆远影碧空尽,惟见长江天际流,谁在岸边,谁在离舟。在河流上,水无边无际,她早在视线之外,他能做的是守着一个地方,等歇脚的人归来。即使航向一致,还是会分开。明明在一起,而转眼无踪,却找不出不对的地方,对于事实总无可挑剔,顺从不是本性,于是痛苦。痴迷是痛苦的糖衣罢,令入味软软柔香,陷下去便发觉其心苦比黄连。

 

她是失望,还是希望,无从得知。他自己是庆幸还是后悔,却也分辨不清。时间会将一切沉淀,然后成为墙上的壁画,提醒看见的人,昭然若揭。致命的那些,总该远离的,会动摇世界的基石,谁能再次将倾塌的世界沿既定的轨迹旋转。在两个轨道之间,没有联接的点,除了跳跃。在落日时分,一些可能连想想都成了奢侈。不变是最好的选择。时光倒流,将眼泪,将情绪,将爱一一回收,能填补现在的空虚罢。无底洞被推开了井盖,它选择着要的种种,奉上,不容置疑,要周全,要温柔。破坏比重建容易,一点的纹路都会皲裂一面墙,从而不完整世界。

 

爱情走了,沉沉的夜清楚明白大声地告诉她,轻轻关掉最后一盏灯。

 

爱情走了,黑暗里一地的烟蒂低声地提醒他,殷勤点燃最后一支烟。

 

 

 

  评论这张
 
阅读(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