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轩

平生惯酒坛,何管世艰难。秉性浑天璞,徒留一胆肝。

 
 
 

日志

 
 

  

2007-01-11 21:59:05|  分类: 不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临街有人在烧铁炉子,这一幕就落回了故乡。灶台,似乎经常翻新,换位。而某个清晨,被母亲叫醒,说是搬家了。父亲早起在砌新房子的灶台了。举着烛台,短短的一路,便是乔迁。那时晨雾缭绕,当是秋冬之际。两座房子之间,不过100米,在一条线的两边。灶台,便是需要有人烧火。连这最简单的烧火,石亦打理不好。时常走神,火光看着看着,就忘了添柴火,忘了置身何处。回醒时火早灭了,火的大小总是不对,排序而来,石在父亲后面,很多时候,就这样隔离了出来,闲置出来。

 

在时光的片断,石一直以为可有可无,渐渐清晰,是这样剥离的,生活的河流里用笊篱提了开去。

 

野火自然是看过的,而晒谷场上的烤火亦热闹非凡。那时多半有露天电影,便坐了屏幕的下面看,一溜圈小伙伴。

 

火却成了不欢的代词,印象一点一点加深。那年冬,爷爷走了。而数月前的一场火,真切地感受了窒息。

 

土葬已经取消,人走之后烧成灰,真正的烟消云散,不留尘埃。年关,四分之一,在倒塌的世界里,还能拾捡起什么。而石又怎样回到面前,一如旧日的沉默,还是飞扬,还是哀伤。

 

培土,浮萍。浪翻了去,散落天涯。

 

从水里来,归了火去,生死两重天,蔚蓝鲜红,锉骨扬灰。

 

痛不欲言。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