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轩

平生惯酒坛,何管世艰难。秉性浑天璞,徒留一胆肝。

 
 
 

日志

 
 

千纸鹤之五  

2007-11-17 21:02:54|  分类: 之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感觉到暖。

 

冬天适宜风雪夜归麽,一棹雪两肩月,这景象仅存在画面里。有哪一种关心,比关怀脚的温暖更接近心灵。棉拖鞋,半颗烟,烟只抽一半,拖鞋却要将脚整个的包裹进去,不受一点凉。

 

于是笑了,有这样说话的麽。石只会如此说,难道这不是话麽。你的砌砌叠叠,转成声音却是暗哑难听。

 

你是独立的麽,附着何物生存。你是皮囊,还是皮囊下的你,你定义时谁在对面回答。你的柔弱可以与浮泛的月儿等同,发着昏黄的光,是月晕。你的誓言在出世的时候就夭折了。大抵没什么需要用长长的一生去坚持的。变与不变,人何苦与自己作对,是麽。

 

你以为走得越远越久,就可以挣断所谓的牵绊。你不知道,你是在如来的手指上写了个到此一游,任你翻了无数个跟斗,你还是在手掌心。

 

谁能脱离生活的巨手。你带着线,支取片刻自由。你承诺热爱生活,承诺会飞奔而回,只要拉动线条。

 

谁在天上怜悯着世间的奔波。反复上演生离死别,舞台无处不在。你跨越每一个障碍,粉碎的瞬间升华,除了爱,你不作停留。

 

这是唯一的养料,也是你在的缘由。若不是因为你,依然在风雨里,飘然荡去。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