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轩

平生惯酒坛,何管世艰难。秉性浑天璞,徒留一胆肝。

 
 
 

日志

 
 

雪在烧之七  

2007-11-02 22:04:52|  分类: 之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无所有。还是记着你的不胜寒风的娇柔。吹弹可破,有时候精致只为了易碎。你自在麽,风乱了发,乱了眼中的世界。

 

绝然不同。半睁半闭的眼睛,即使冷对世界,也条分缕析,有着钢琴的音阶,轻重都不忍滑过手指。无声叹息,谁能层层剖解来,既已生,何来灭,既已灭,何来生。却是不生不灭,奔涌而来,你在潮水的那端,踩碎泡沫,阳光也点点。

 

多半是水做的,你的拨浪鼓摇得热闹,那天见了三个小鼓叠在一起的,一摇更显热闹。你会买了来,然后等着堆积灰尘。

 

有相濡以沫麽。一对行乞的夫妻,男的吹着不知名的乐器,女的扶持着,一步一低头。走了很远,复走回,夜风正凉,不离不弃,令人动容。

 

需要时间,看明白一生,若有意义,也与无意义同。水中的云影,是云移,水流,人行。

 

一些不可更改,明知道以鸡蛋撞石头,这一撞拼尽此生。生死与共。

 

归去来。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