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轩

平生惯酒坛,何管世艰难。秉性浑天璞,徒留一胆肝。

 
 
 

日志

 
 

自答与答他  

2007-11-23 14:07:20|  分类: 生之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晨七时二十分,我坐在教师休息室,看着墙上的挂钟。钟有各种样式的,这是最简单的那种,十二个阿拉伯数字,划分出十二大格,中间间隔着五小格,然后是时针,分针,秒针。看着滴答滴答走动的针,突然问自己,究竟有多少时间会这样走掉。对于时间,我大抵是不在意的,以为予取予夺,所以常用来发呆,偶尔写字。所写的全不是篇章,只是句子而已。

 

真的有那么多时间麽。我开始怀疑了。七时半收到一个短消息,显然可以理解,想起昨晚为何睡得太迟。把一切安排妥当时不到十时,因为前几日睡得太多,下午又喝了浓茶,每次放茶叶总把握不好量,夜里竟十分清醒。

 

十时五十分,接一个电话,是杨打来的。说因为周末,还有下周末不能探望我,故先打个电话告知。我现在是受到重点关爱。随意聊着,杨是一个很认真的人,说起博客,说起写小说,说可以一起写。然后我就说溪有个博客,然后说起其中的一句话。杨总是想把道理说得很明白,为了让我理解,应该是力所能及了。然后又说起两年前的想法,时间竟然过去了两年。现在依然是空白,稍微有点进步的是,人都长大了些罢。关于未来,总有不少美好的设想。我似乎是个说风即是雨的人,很容易热烈,也容易冷淡下来。从长计议,只是这计议还是一无所得,或须更多时间罢。很多不知的东西,杨终于发觉我的笨了,并且我不承认自己笨,有些绝望地说,休息罢,电话里说不清楚。

 

挂掉电话,竟然十二时了。电话中我昏昏欲睡,这安静下来居然全无睡意。试图睡着,一时半还是醒着,开了灯,索性坐着。真的是睡太多了。想想还是开了电脑,写两行字。和尚荷花,山道,这个画面久久盘踞脑海,不如放之于石轩。

 

石轩,我用了多少时间在其中。仿佛生命中除了石轩,其他都不存在。我这样割裂自己,决然认为网络和现实不同,网络自有我的安宁。我排除了所有人的关心,自己和自己说话。也许是伤害自己,更是伤害爱我的和我爱的人。我的家人,我的亲人,我的朋友,还有我的学生,我把自己当成了一块石,不沾染尘世,一个唯我的世界。我收到不少人说对不起,我才发觉也许是我该说对不起,对不起自己,也对不起爱我的人。

 

因为受到重点关爱,电话多了起来,我还是习惯性逃避。我一点不想说我自己,虽然石轩里的每一个字都对我意义非凡。也许我就是背负了太多的自己找来的意义了。我不敢写我的家人,因为我认为自己还没有能力写他们,我不敢写我的朋友,因为我希望网络与现实无关。我迟早要走入现实,却一天一天拖延着。石轩是用来存放什么的?爱和自由,我不能再拒绝爱,不能躲在角落,静静地看着外面。

 

我是虚弱的,因为没有阳光,没有土地,没有力量,没有一直站在我身后的人,是我把自己封闭了起来。石轩终不是自己的,我能圈围住些什么。我希望是个安静的地方,没有多少纷扰,有很多很多的沉默。

 

我会好好生活,不需要更多的担心。我会像从前一样自己和自己说话,我也会试着和别人说话,石轩有些人间的感觉。只是,我在对自己说话的时候,请不要打扰我。

 

我是个傻瓜,我知道,我在对自己说话的时候就知道了。和想象的人交流,认识自我是认识生活的一种方式。我选择这种生存方式。我不知道我会成为什么,但我希望自己能坚持下去。

 

我会把目光放在石轩之外,但我站在石轩里,至少有一个我在里面。任何可能的遭遇已经悉数发生,还有什么可能?我是将快乐建筑在他人的痛苦之上的人。

 

也许,我不能自己快乐,不能自己痛苦,将快乐分一些出去,将痛苦更加深埋起来。我希望,我的自说自话没有伤害人,也请给我自说自话的空间。

 

欢迎你来到石轩。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