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轩

平生惯酒坛,何管世艰难。秉性浑天璞,徒留一胆肝。

 
 
 

日志

 
 

一时半刻  

2007-12-13 19:11:33|  分类: 一时半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知该如何面对了。绝不要怀疑,哪怕一线疑惑的目光,亦无法承受。

 

你走了,石如何存之。日子也许就是这样苍白地叠加着的,你无法可想。

 

你走了,这个事实能有多少影响。你走了,你竟然是走了。

 

很早很早以前,对麽。石幻想着持续到现在。可是,石放弃了麽。你走了。

 

坟墓是怎么出来的,你知道麽。仿佛每个一时半刻是一块砖,慢慢堆砌。石在堆砌石的墓地。

 

要求很多麽。不知。应该很多罢。以为放弃能换回些什么,一无所有。

 

对于生活,小心翼翼,不敢多取一点,不盈不溢,持着空空的杯,可以免了惩罚麽。天真的想法。

 

你走了。快乐一些了麽。总会走的,谁能永远陪伴着谁。

 

你走了。想哭,没了眼泪。

 

你走了。石还是不能相信,一直在的,一直在的,不是麽。

 

需要希望活下去。你,你拒绝任何光。

 

飞蛾扑火,也需要有火的存在。燃烧是不可能,你达不到燃点,你无法将自己毁灭。

 

你走了,你真的走了麽。

 

石走了,不断回忆起关于你的一切。

 

该走了,这种哀伤对你而言太残忍了。

 

你欠着石,你知道麽。

 

石欠着谁,也一定的罢。

 

你终于走了。

 

走不进2008年麽。问自己,不知,此刻,无尽的念。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