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轩

平生惯酒坛,何管世艰难。秉性浑天璞,徒留一胆肝。

 
 
 

日志

 
 

向软弱开战  

2007-12-07 14:10:36|  分类: 生之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你说:你什么也不怕。

 

我很认真地回答:不,我什么都怕,最怕的是人。

 

我想你没有听懂。是的,谁能听懂呢。我每每忆起从前,不解为何会有一个阶段,听不得一丝声音,见不得一个人影。我会回到这样的状态麽。气球破了,碎成片,你想象不出它曾经飘摇于空中。

 

手在零度以下,我想到了取暖,这是软弱的开始。我听到了心跳,我看到了结局,我在夜色里找一种安定,我将所记得的诗词翻出来背了一遍。我想,我只是在完成感冒的可能。

 

山峦如聚,波涛如怒,山河表里潼关路。马蹄催趁月明归。离离原上草。可怜无定河边骨。大雪满弓刀。惟有饮者留其名。失向来之烟霞。

 

人或者划为两类,一种是黑洞,一种是百慕大漩涡。还是不去分辨了,我只知自己属于前者,将一切变成无。

 

有一个消息,问邮编。朋友说好要寄幅字,想算了,却不忍拂了好意,那就寄罢,也许见了字会喜欢也未必。倒想起久前的事情了,另一位朋友题的字说了几次,终究无踪,而人亦已消失。

 

然后是小细的电话。我每每这样说,石就是小细,小细就是石。在我的潜意识里,我与小细相依为命。小细,你也如此想麽。提到了三月,现在竟已是十二月了。三月,六月,九月,原来可以将三个月作为一条划分的线,一百天去看清一个人,确实是足够了。我说不清现在的想法,如果我说欣喜,你怕是伤心了。可是,我免不了是有些高兴的,毕竟,结束了,从此再不必停留。一次一次的迁徙,早该停下脚步的,又为何走到了这里。小细,我还是石,我们还是相依为命,好麽。

 

也许换个时间,我会坚定地回答你,我愿意。事实上,我已经远离了。我不知道失望是从什么时候生长出来的。如果一直遭遇失望,那么应该检讨的是自己。我只是一次一次的错了。什么是柔,什么是弯折,不过是,竟已无语。

 

一次一次的软弱,这是最根本的,我一直不能独立。也许,以后我还是会陷入软弱之中,甚至同归于尽。就让炮灰作为陪葬品,无情地夺去生命。

 

向软弱开战,手上的刀再不要放下。

 

好了,该走路了。各位,不送。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