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轩

平生惯酒坛,何管世艰难。秉性浑天璞,徒留一胆肝。

 
 
 

日志

 
 

一时半刻  

2007-12-08 21:57:11|  分类: 一时半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你说,你做一名清洁工,为脚下的路保持干净。

 

偶尔能注视你的背影。

 

多美好的愿望。虽然仅止是想象,那也可以温暖很久了。

 

他人即坟墓。无力辩驳。

 

掘坟墓的人是谁。殉葬。大概个人的王国里都有这习俗,怕地底下孤寂。

 

看到一些文字,如同上了生动的一课,何谓无所不用其极。若文字只作此般用,何存之有,人皆持此想,岂苟活之。文字无罪,有怎样的人才出现怎样的文字,悲哀,不知是为了文字,还是为写字的人。

 

也许是真理,只有一个真理麽。因着美好的意愿而不去相信,是一种幼稚罢。假使一切看透,又如何有活着的理由?最是那冠冕堂皇,而自己一点不信,为愚弄人造的文字,实难想象。那写下的字都红着脸,真是奇怪的世界。

 

各自安静。你不会暴露黑暗,只是灰色而已。你距离本质很远,本质是无尽的黑。许是黑已不能独自承担,墨黑,沉沉的墨夜。真是目瞪口呆,惟有咄咄怪事四字耳。

 

一派祥和,歌舞升平,平缓下是汹涌的暗流。四处火星,有一天是熊熊烈火罢,但愿在那以前已寄身尘土,随它流水去也。

 

原子弹的罪没有被掩盖掉,在诞生的那一天就注定了。文字在形成后,在会意之时就成了罪的助手了。为何去找理由开脱。污水要泼下来,就让它倾倒罢,太阳一照,斑斑渍痕。什么质本洁来还洁去,单纯的,天真的,梦如果能够不醒来,也很好。

 

只能看到一面。火炬,燃烧的木棉花,何曾不是一地的烈焰,难道仅仅是个符号麽。一厢情愿,你从不看向暗地里的刺刀与长剑。于是你就认为不存在麽。可是,你又怎么断定,有伤痕麽。所以,你的缄默很正确,没有更好的选择了,自成一国,作沉默的国王。

 

你不是清道夫,你不是卫道士。除了焚毁还有修复的可能麽。你悲观地闭上眼睛,只看内心。这是一个动荡不安的世界,素常的循规蹈矩是律条的压制,失控迟早发生。只是,只是不要糟蹋文字。如果世间还有一样事物,能赋予人美好的想象,只有文字了。

 

你一直在,对麽。哪里也不走。头发都白了,还这样走在这条路上。

 

想法是别人的,不必去管,思想是自己的,好好保存。

 

遇见了翠鸟,在距离二十多年后,再次与之相遇。它在湖面的芦苇间穿梭,所以要多些时间倚着栏杆,于泠泠泉唱里识辨那宛转的歌声。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