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轩

平生惯酒坛,何管世艰难。秉性浑天璞,徒留一胆肝。

 
 
 

日志

 
 

写给来的和未来的人  

2007-03-07 22:20:00|  分类: 生之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该怎么说呢,朋友,姑且称之为朋友罢。

 

可是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在很早以前,有一位朋友,当时有个难忘的名字,聊天纪录保留至今,不知这位朋友翻到时是否会想起。

 

2004 11 30

 

(22:03:03)垃圾场与[难民营]说:When you are old and grey and full of sleep,

(22:03:14)垃圾场与[难民营]说:And nodding by the fire, take down this book,

(22:03:41)垃圾场与[难民营]说:And slowly read, and dream of the soft look

(22:03:53)垃圾场与[难民营]说:Your eyes had once, and of their shadows deep;

(22:04:08)垃圾场与[难民营]说:How many loved your moments of glad grace,

(22:04:17)垃圾场与[难民营]说:And loved your beauty with love false or true,

(22:04:25)垃圾场与[难民营]说:But one man loved the pilgrim soul in you,

(22:04:38)垃圾场与[难民营]说:And loved the sorrows of your changing face;

(22:04:49)垃圾场与[难民营]说:And bending down beside the glowing bars,

(22:04:56)垃圾场与[难民营]说:Murmur, a little sadly, how Love fled

(22:05:03)垃圾场与[难民营]说:And paced upon the mountains overhead

(22:05:10)垃圾场与[难民营]说:And hid his face amid a crowd of stars.

 

石轩是什么。某种意义上是垃圾场罢,无论怎样粉饰,终是散发着腐烂的气息。石是无数难民中的一个,逃难时亦不忘背些东西,这些东西在他人看来也许是垃圾,在石却以为是珍宝。

 

时时擦拭,也明不了目,擦不尽尘。什么时候是负重结束?灰尘经过血液沉积骨骼,僵硬躯壳,僵硬思维。

 

用以点缀些希望,即使微弱的光,也疏离着黑暗。

 

谢谢你的目光,谢谢你的离开。

 

活着,爱着,走着,纪录着。

 

2007-3-7  22∶17

 

 

  评论这张
 
阅读(12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