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轩

平生惯酒坛,何管世艰难。秉性浑天璞,徒留一胆肝。

 
 
 

日志

 
 

一时半刻  

2007-04-11 17:37:20|  分类: 一时半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直没有掉下来,虽然岌岌可危。心里想着会听见清脆的宣告,等了一年又一年,竟已这样的角度于绝壁轻巧入定,长出叶子,并开出花朵来。

 

就像走过漫长的隧道,终于再一次与天空相逢。岩壁的青草摇摆着,不知名的小花静静立着,只为你的眼睛到达。

 

黑暗为了黎明的喷薄而不惜倾其所有,深沉处,拉开帘幕时没有一丝颤抖。

 

怎知彼与此?过滤的镜片,添加了色彩,淡淡的紫,蒙上每一样事物。不确定,手是属于石的麽,不知。曾以为思想是个人的,不是。不过思想暂居于石而已。它说了不走麽,可以拘捕之?蛛网还是渔网?太阳没有脚呵,却没有人能追得上。给石一个模样罢,关于思想,好按图索骥。仿佛有笑声传来,笨石,便是你呵,你却不知。

 

石是谁?手指不想敲下一个字母,若没有主人,是在为谁服务?孤零零的头犹在看着远方,疲惫的双脚只想休息,那颗运转缓慢的心忙于分析天气情况,温度升得太快了。没有听见提问,谁是石不重要。沉默之后,给出统一的答案。

 

斜逸,算突出重围麽。还是一顾再顾,在其间跳舞,等待寂灭的时刻,与死亡一道散步。摇摇晃晃,醉拳还是凌波微步,一个转身,然后平视。桀骜,隐匿的锋芒还是刺伤了眼睛,刺伤了心。

 

以柔克刚,低低地飞行,贴着水面,与倒影重合。叹息变成美丽的音符,喟叹是高一音阶。垂钓的装备,是不是还在车后座,能不能够开到山边,能不能走过无路的草丛,安静地坐着,鱼上钩了也不提杆。

 

是掉在草丛的虫子,不知往哪个方向爬。每条路都危机重重,幸福永远不会落下来。虫子会变蝴蝶麽,不会。虫子会长成树麽,不会。虫子,只是虫子,毛茸茸的,滑腻腻的,爬过会留下痕迹,活着,是错误麽。不知被哪只脚踩一下,就和这个世界说再见了。生存问题,必然关键,闲了才关心政治与文明,那些穿着华丽外衣的词藻,堆砌的没有生命没有灵魂的道具,道具以为是属于最高级灵长类。

 

听说是错了,还没有亲见,不要紧。争取阳光下的影子,争取言论。所有加诸于的会一一重现,横断面,树轮,随手一刀,切下的一面足以细细参详,时间,地点,人物,情节,杜撰得形神兼备,鬼斧神工。

 

面目全非的感觉,石越来越真实了,真实得自己已不能确认。

 

或是你期望的,不知。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