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轩

平生惯酒坛,何管世艰难。秉性浑天璞,徒留一胆肝。

 
 
 

日志

 
 

一个长的回帖之三  

2007-04-19 17:34:48|  分类: 之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听到了笑声,窃窃地,眼角藏不住,时空也隔不住,飞越千里,撞击石日渐失去声音的耳膜。

 

这才是真实罢。为何要站在不可及的高度,为何故作冷漠。如果眼睛放在了天空,怎能与生活的热闹悲喜共鸣。可爱的,敬爱的,亲爱的,哦,不要离开得太远。

 

阅读是一种审视,石的缺点之一,便是抽离出字面,去寻找那无法存在的意义。文字的编排,随心所欲的罢,就像一棵树枝叶的伸展,框架的空间导致窒息。风翻了过去,叶叶都向一个方向偏转,列队时的向左向右转,整齐划一。叶子背面落入眼睛的时候,石看到了温柔。

 

随意地,莫过于云了。云卷云舒,流云系不住。你所提及的,怎样也弄不清楚的那些故意的想法,它们为何而来,又因何而往,就在那个时空盘踞脑海,然后撤离得一片空白,以至怀疑是否真的存在过。总有一些事情验证着当初的悲喜无常,回忆的时候带着笑意,往事掬起来温暖满怀,似柔柔的月亮透明无比。

 

鲜活,生命是流淌的。钉在十字架,那不算活着。血是红色的,所以热情热烈,飞扬的色彩,于是字是彩色的。画一个圆,困自己于互补的另一端,或是僵硬的由来了。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