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轩

平生惯酒坛,何管世艰难。秉性浑天璞,徒留一胆肝。

 
 
 

日志

 
 

一时半刻  

2007-04-21 14:22:45|  分类: 一时半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老人在你面前下跪。而你,除了陪着下跪,别无其它。蠕动的嘴角,喃喃地说着话,已分辨不清。一时间,跌进了世界。

 

阻者,放逐。似曾相识的痛蔓延,厚厚的茧护不住,淋漓的鲜血或是无从避。祭台,他们都在。等你很久了,笑容淡淡。来就好,别回顾了。一样没有质疑,没有漠离。

 

在千里之外,这样怀念。心无以为继,撕扯开的心在岁月中愈合了罢,身处的地方可有令你畅快之人?无拘无束的风,不是树,不会停留。这次出发,你再不歇息了麽。海风牵着衣角,一缕一缕解开思念的帆。你题最少的字,作别。

 

该以什么来祭奠,祭奠一场绳索上的行走。唤不回来,却不能限制共鸣的发生。时空在你无限缩小,若星球之外,这一切无足轻重。你的使命是灵动与和谐,见得越多,越悲哀,填充的黑色渗透血液,你用红色书写,流动成风,或水。一抹亮色,可以种植出绿色。

 

经线纬线,编织的无非梦一场。以死亡为分界,月亮的这一半在你手中。或许沉重,或许借你之口叹息,一些道不明的事物开始与你密不可分。如同被借用了躯壳,你却满怀欣喜,发生的是你希望的。

 

没有起点,不必问归处,这一程,只是走过,留下的只有背影。哦,世界,再见。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