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轩

平生惯酒坛,何管世艰难。秉性浑天璞,徒留一胆肝。

 
 
 

日志

 
 

自言之三  

2007-05-11 13:45:50|  分类: 之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个白色的小碗会在眼前经过,到现在还不能看清楚,它怎么就掉到了地上,怎么就碎了,因为是瓷,就一定会碎?手一拂,大碗碰到了小碗,它就不由自主地离开了桌面。当初买的时候,只取了一个,小小的,比茶盅小些,但绝对不同的色调。纯白的底,近乎透明,朦胧地点缀了绿色的叶子。每次很珍贵地用,渐渐以为它会一直不碎。其实在碎片的瞬间,还不曾感觉什么,明天再去取一个就是了。失望随之增加,因为已经停止进货,甚至于关门。寻了不少铺面,终死心,或许,注定,它与石的相伴只有那么短短的时间。

 

比如一些人,注定擦肩而过。此刻的石是当初的石,而对面的人已不知是谁。是微笑,请微笑,回忆起的片刻,请记取笑容。笑是不能禁锢的,无法禁锢的,有什么法律规定了不能笑?对着周遭的事物,微微笑着,在你视线所及,是不是舒展出最美的姿态?就当一个傻子罢,快乐的简单的人,不理会旁人的眼光。

 

这个天空毫无遮拦,这个世界没有点缀。无意的柔情万种,偏偏泪眼朦胧。对词汇的组合似乎益发熟练,益发地不知所云。就将自由自在进行到底,让手指到它们愿意去的地方,停留,掠过,每一次触碰,是不是一种期待?不声响的键盘,聆听着,安静地微笑着。

 

美好的,易碎。在拥有的时候是否珍惜?任如何珍惜,免不了心痛。人大抵是过于贪心,曾经了便试图长久。满了,溢了,就该一无所有了。生之来去,空空,所遇所得,终还了去。无羁无绊,缘来缘去,心无挂碍,身无挂碍。

 

于是去打碎,打碎一个镜面,打碎所有的牵系,活着的过程,莫非不断被缚紧、不断挣脱?到最后,将自己敲碎,没有一点呼吸,没有一点渴望与思念。

 

活在镜像中,谁在镜子外微笑注视?虚像而已。头破血流,算是不错的活法,结一个疤,便感觉不到痛。血,生生不息,是最终的一个背叛,停止救助,对这具皮囊彻底放弃。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