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轩

平生惯酒坛,何管世艰难。秉性浑天璞,徒留一胆肝。

 
 
 

日志

 
 

西线无战事  

2007-05-16 01:22:50|  分类: 不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西线无战事。

 

除了这一句,却无字。

 

雨突然就拍着窗沿,准备起身的时候。关于这些,已无什么可记录。临别诗意了一下,愈夜愈美丽,虽然雨牵扯了些花瓣,那摇曳风中的花朵楚楚动人。

 

翻开音乐,夜是属于自己的。阿根廷,别为我哭泣,排箫。曾经下了两三首,慢慢无兴致了。够用就好,那么多,浪费罢。

 

好像听到最好笑的笑话一般,笑得隔壁的人张望。那些水珠,一个一个升起来,在眼前碎开。终究不懂,不懂,因为太小罢。易碎的,易碎的,怎样珍惜还是碎了。Fly with me,没什么能阻拦自由。

 

有甚么是重要的?深切的关怀化为无声无息。学不会,从前教会了甚么?手指开始摇头,如果会叹息,它们都笑了罢。爱上你我很快乐,点开了水木年华的歌。这世界世界都听见。

 

从天上飘过,随云舒展,在挥手致意时,忘了脚下没有支点。两个小动物要过海,记不清了,一个会飞,一个不会,相生相克罢。它们说好叼着过海,每每到了途中,会飞的一说话,另一个就掉海里了。

 

听说有一个地方,一种鸟迁徙,但飞不了那么远,于是很多鸟就掉下去,似乎自发的是一头栽下去,堆积成一个岛,这样候鸟儿下一次路过的时候,就有地方歇脚了。

 

一切会好,有甚么变得不好了麽。有人在哭泣,会哭的人不一定会流泪。有人在唱歌,于是唱起了歌。不想,再见了最爱的人。

 

没什么。怕它有一天会老去。

 

一只外表晶莹核已坏的梨。那么,坐成雕像罢,软沙堪坐静无尘。

 

在音乐里睡去,醉了手指。

 

等所有的人都闭上了眼睛,听汪峰。组合,不过是错位,再一次直立行走。当弯下腰,才发现不曾春天播种,秋天自然没有收获。一个句子,孤零零的站立了很久。一定有同韵的诗行麽,云朵不孤独,那麽,下一行还在地面下,正突围。

 

终于,背影。望见影子的时候,知道阳光在身上。有甚么比阳光冰冷的?它有无穷能量,却温暖不了它自己。

 

当你放弃的时候,你正被放弃着。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