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轩

平生惯酒坛,何管世艰难。秉性浑天璞,徒留一胆肝。

 
 
 

日志

 
 

一时半刻  

2007-05-16 08:59:57|  分类: 一时半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临睡前的咖啡,令夜晚成了长坐。

 

人却异常清醒。继续昨夜的歌,再一次聆听。

 

请你接受石的存在,离现实遥远的梦幻。

 

花开不败,这矛盾在女声的演绎里绕成百折千回的疼,打击乐细细碎碎了心。听不清歌词,剩下旋律,剩下曾经。

 

在电脑前想要闭上眼睛。如果自己不能面对,便无存在的理由。不是任何想法都能流露文字,显然文字高于石。

 

比如拖地。不能太多的水,也不能没有水。划过的痕迹,渐渐风干。

 

萤火虫,已阔别二十年。并肩坐在山坡,飞到东来飞到西,那是闪烁,比星星的眨眼时间长多了。如果你走两步,会与之撞个满怀,突然一亮,你怔住了,而它轻灵灵地拂衣而过。你说要把它们别在发鬓,将星星放在只手之内。

 

一并回到童年。一场预演,只是突兀得来不及反应,便踩空了铁索,跌荡开去。

 

真,或许无敌。爱,或许源泉,却不是方向。行事不外乎源于爱,只是不知走向了何方。

 

那个悲壮的传说。一群动物被猎人们赶到了悬崖,几丈远是另一个山头,那些幼小的不可能一跃而过。它们自动排成了两行,年老的先助跑,起跳,另一排里的接着起跳,在下落之时以前者为支点,重新上升,抵达彼岸。而被加速下坠的前者,在谷底发出沉重的声响。

 

你说力求一快。石期待的终结亦如是,死亡的进程嘎然而止。

 

发不出声音,如果能时光倒流,是否愿意抛弃所有。

 

如此接近幸福。搭建的屋舍过于简陋麽,为何不见踪影?地狱犹胜天堂,是谁在说一拍即合,一转眼一拍即散,呵,拍碎了。

 

不知风在往哪个方向吹,却不重要了。脚下有路,就马不停蹄地走罢,马不停蹄的忧伤,不带伞的少年,中年,老年亦是罢。

 

飞得更高。你说,天这个锅盖被掀开以后,外面会是什么,数不清的妖罢,与妖共舞。

 

绽放以及青春。在深渊里共舞。穿越所有痛楚。

 

醉了。卒不忍闻。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