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轩

平生惯酒坛,何管世艰难。秉性浑天璞,徒留一胆肝。

 
 
 

日志

 
 

广阔 是用来望不见的  

2007-05-24 14:08:38|  分类: 不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雨开始飞洒,脚下的绿如此可爱,真想躺在叶子上。

我去了医院,去时叫了同事载我走。后来同事就去忙了,在我上台阶的时候打来电话,回去了麽,要不要再打个补丁?

医院就是那样子,还好人少,新建的,办公桌绝对是最好的,搁台液晶电脑,估计还是十七寸的。同事认为没事,医生却说包一下吧。我的问题在于会不会影响形象,可见我的思想层次了。要不周末?医生很奇怪我的迟疑,那眼神我不能直视,好的,你开药罢。

划价,付账,取药,护士细细地包好。然后出门,吃午饭。

然后坐在这里,坐了两个小时,雨就下下来了。

沙沙沙沙沙沙沙沙

像蚕宝宝吃桑叶的声音。突然想起满山的桑树,满树的桑椹,吃得满手满脸,像个大花猫。在所有的恐惧里,我害怕不能行走,不能走到你的身边,告诉你,想你,爱你。如果没有视力,也很可怕了,不能看见你,不能在人群中认出你。

轰隆隆,打了个雷,雨会大起来麽。我喜欢雨,喜欢润湿的空气,喜欢润湿的路面,喜欢润湿的石。现在,我却希望在出门的时候雨能停了,不然会弄湿了。

巴格达的星星,和着隐隐的疼。它们似乎在打节奏,音乐可以用来止疼麽。

轰隆隆,雷越来越起劲了。一定是你昨晚很早就让你天空的雨停了,所以它就下在我的天空里了。

其实我不知道说什么,说我的眼泪么,它不会转着转着流回眼窝里去,它闪闪就想跑出来呢。现在闪了闪,跑回去了。我才不要和天空一起下雨,我怎么下得过呢。

广阔,是用来望不见的。

我只想躺在叶子上,让风吹拂,让雨润湿。

左眼不乖,滑了一道水痕,右眼很好,睁着看着屏幕。

雨会停的了,只要再等等。你看,还有时间,或者睡一觉会好些。舍不得。

你不能睡了,会睡扁呢。不管,睡扁了,就是扁鱼,扁鱼也很好哦。

被淘汰的机器人。

想起很早以前的日子。那时喜欢看水。坐在堤岸,水就哗哗哗的跑远。那时的树有醉人的清香,我挽着树一棵一棵的跳舞。我郑重其事地说,记住这叶子罢,当你离开以后,是否还能想起它的模样?可是现在的我已经一点不记得了。

我记得那些年的某个时间,我会和一个人坐在石椅上,看灯一盏一盏亮起,又一盏一盏的熄灭。两个人并不说话,只是等灯全黑了,说回去了。

灯火辉煌,灯火阑珊,这灯火与我却一点干系也没有。

雨越下越小了,你看,我总是能心想事成的。有鸟儿从窗外掠过。它拍拍翅膀,很快乐。我也许是向往飞翔的,向往在绿丛中栖息。

是在别人的目光中飞翔吧,飞翔在天际。

广阔,是用来望不见的。你所看见的星星是我看见的那颗麽。你坐着的椅子是不是我坐过的那张?你走在路上,是不是正好踩在我的脚印里?

我却哪里也去不了。其实我哪儿也不想去。

只有听这个曲子,只想听这个曲子,数着掉下来的星星。

雨停了,蝴蝶就多起来了。想起一个笑话,同事指着照片说是不是水灾?果真,我的水平如此了。

因为丢了。

因为望不见了。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