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轩

平生惯酒坛,何管世艰难。秉性浑天璞,徒留一胆肝。

 
 
 

日志

 
 

一时半刻  

2007-06-12 14:17:10|  分类: 一时半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想象里雨中西湖,行人亦如织。

 

某个部位在疼,伤不及骨,亦非皮肉,附着骨骼的那些,变形,失了活性,神经试图重新控制这方领地,而无回应。

 

雨凭添了许多思念。人的可恨在于想却不做,而你对此无能为力。

 

夏天了。石似乎记不清楚了,现在的你处在何种境地。你没有时间用来记挂远方,没有时间悲喜。一切会回来,以全非的面目,你知道,永远不再如初了。每一天,每一字,都改变了,倾斜着时空。

 

鸟儿在宛转而歌,雨丝毫不影响它。你在深海,在珊瑚的旁边,不会归来。

 

活着,最后的言语。

 

石的坦诚让人难堪了罢,自由,纯粹。

 

凿石,刻字。

 

顺着时光之河,隐向黑暗。被飞扬起的碎石,幸福地奔跑着,自由落体,摩擦出的火花,映出你的璀璨。用以陪葬,是不是瞑目。

 

溘然长逝,朝这个方向,换取相对静止,成为相片。

 

舍弃,甚至于这具皮囊,最终是一串数字,生卒年月。

 

代号,数字,这些简单的解构了一生。

 

何求。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