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轩

平生惯酒坛,何管世艰难。秉性浑天璞,徒留一胆肝。

 
 
 

日志

 
 

风泪  

2007-06-14 19:09:39|  分类: 木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晶片落在手心。轩的人影渐渐浮现,救治无效,不能不说再见了,石。

记忆块一点一点消失。

轩是故知,各方照应着母子,力所能及,并保持着远远的距离。

 

母亲说,你去罢,不必挂念于我。穆然地转身注视窗外。

 

几经辗转,终知轩的下落。

叩门。

久无人应。石静候。

叩门声,衬托着夜的孤寂。

屋内有了灯光。脚步声由远及近,门闩移向了一边,同时一个温暖的声音响起,你来了,请进。

来人不是轩。他看出石的疑惑,温和一笑,来,我带你去看父亲。

 

一张床,牵牵连连的仪器。

轩躺在那里,很安静,脸上若有若无的笑容。

父亲在十年前成植物人了。

那记忆块?

他神情一变:“救治无效,不能不说再见了,石。”

是你?

是我。

为何?

因为父亲需要你。

 

风泪的传说。

传说中风泪只能长在心上,用爱培养,若没了思念,便活不了多久了。

但并非任何心可作它的寄居所。

 

续不下去。

述说一个故事远比经历一个故事艰难。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