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轩

平生惯酒坛,何管世艰难。秉性浑天璞,徒留一胆肝。

 
 
 

日志

 
 

车裂  

2007-06-02 22:56:10|  分类: 一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车裂能记住,因为有一人死于此,而整个事件却说明轮回。因果不过迟早而已,何为一瞬,何为长久。

 

腰斩似乎更能引起人的想象。

 

好了,不知会写些什么,最好你不要看下去了。

 

曾看过一个小说,自然不记得题目。却觉得不错,至少隔许久还隐约记得,还想敲几个字。

 

男人,一个本分的小职员,下班,回他温暖的家。不同往常,这次迎接男人的不是温暖的灯光,而是一屋的冰冷。女人显得十分惊慌,暗自饮泣,女儿不知所措的呆立一旁。男人竭尽全力抚慰,也不过是止住了眼泪,没有驱走女人的惶恐。这不明来由的恐惧,似乎暗示了某些不祥,即将发生在这个简单的家庭。

 

第二天,小镇来了一个疯子。疯子衣衫褴褛,拖着腿,从远方大路爬过来的。口中念念有词不值得奇怪,说他是一个惨烈的疯子,因为手里拿着一把刀,时不时大喊一声,便向自己的腿上砍去,于是身后是一条血路。没有人认识这个疯子,没有人。

 

当然,你知道,女人认识这个疯子,是她的前夫,怎会不认得?他们曾是相爱的一对,众人羡慕。他是学校的历史老师,对古代的酷刑很感兴趣,决心好好研究,然后写点东西与同行分享。他如痴如醉,走火入魔。灾难突如其来,他被人带走了,再也没有任何消息。女人后来死心了,于是嫁人。

 

疯子在小镇爬爬停停,叫喊声令人不忍闻。女人几近崩溃。男人一筹莫展,他不知道症结所在,无法给予女人安定。女人滴水不进,卧床。女儿只有陪着哭。家一片愁云惨雾。

 

疯子在一周后终于爬出了小镇,沿着大路越行越远。女人慢慢安静下来,男人悉心照料。家庭恢复从前的平静,女人渐渐地有了笑意,女儿不再担心受怕,男人安心地上班。

 

小说似乎就这么结束了。

 

疯子从何而来,他无意中回来的麽。走了多远,经历了多少磨难,回到离开的地方。没有人收留,所有的人都忘记了他,他终究想不起自己是谁,要去哪里。

 

女人的心是脆弱的?一时的平静,潜伏着狂澜巨浪。

 

距离永远存在。找一件外衣,不是人在穿衣,是衣在穿人。

 

纯粹的,只能是疯子。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