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轩

平生惯酒坛,何管世艰难。秉性浑天璞,徒留一胆肝。

 
 
 

日志

 
 

恩之二  

2007-06-29 13:54:10|  分类: 之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走了多远,还在你的目光里。而一声回来,抛别一切的跟随。

 

悄悄地回来了,好久,你察觉不到。陌生,抑或淡漠疏离,时光的栅栏已绵延了,纵使在你的身侧,而你无从知觉。

 

所有问询的人事,属于过去的时空,没有答案。已告别的,不论简单的珍重,还是拥抱到天明的艰难,逝去的是永不回来。聪明的,没有永远,任何冠于永远的事物连一秒都无法存留。如果字有选择的权利,定然不愿意被这样排列。不期望于将来,不期望于过去,看脚下的路罢,没有希望,也没有失望,那是你不承认的满足。

 

就让尘埃一点一点堆积罢,不去带动一丝风,吹起那编织成的素纱。

 

你已经忘了存在了。你忘了你自己。岁月确乎欺骗了你,让你甘愿忘却。它许诺了美好的未来了麽,它描绘了激动人心的成功了麽,它指出最后的平静的心湖了麽。绚烂之后归于平淡,你相信,跨越过彩虹,才抵达透彻。

 

送别挣扎,夜色离披。

 

仿佛每一字在笑话,何以知你?你的正确无误,一贯如是,何必自扰。享受美好的一天,从何时开始,都是美好的一天,一天以及来路上的下一天。

 

已经无法重复,光阴不管不顾地改变了一些,老去不可避免,而迟钝与机械占据了绝大部分的思维。弦,或成了废铁,还是锤炼成了剑,嗜血地张望着,必须有祭品。

 

错乱的眼中看到的是错乱的世界,你以你的不变试图证明有一种永远。看着游移,每一个落点都是刀尖,来路与去路血迹斑斑。不是为了相遇而来到这里,是为了擦肩。漠然地前行,有一个傻瓜也是这样活着。

 

穿上一件魔法衣罢,以减少伤害,是的,杀敌一千,自伤八百。不过若干年,耗尽了自己,剩下些旁观的日子,如大象一样,离开象群,静静地享受死亡。

 

又找了些理由,可笑罢。这世间能如此笑石的怕很少,你身单影只。

 

看见厚厚地一层,阻隔了讯息的传递。墙壁变厚了,空间变小了,某天会是薄薄的一层麽,风轻轻一吹就飘离了你的躯壳。裸露地活着,自始自终,其间的繁复是皇帝的新衣罢,自欺欺人,谁不是。

 

不是脚在走路,是心与地面亲密接触,烙烫的时候,后背用一样柔嫩的皮肤来结疤。

 

 

 

  评论这张
 
阅读(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