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轩

平生惯酒坛,何管世艰难。秉性浑天璞,徒留一胆肝。

 
 
 

日志

 
 

南无阿弥陀佛  

2007-07-10 02:44:37|  分类: 不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能走的时候,第一个想去的地方是雷锋塔。

 

南无阿弥陀佛。

 

这里和那里有多远,如这个字和下一个字的距离,似乎并肩,已千万里了。你会去懂之间的关联麽,如果对着空气叫喊,你听见麽,听不见,所以等于白说。石也很快忘却了,一点联系也没有,水和水有联系麽,没有,人和人有联系麽,没有,所以,这里和那里没有联系。

 

南无阿弥陀佛,念着念着,真的能南无阿弥陀佛?三月和七月截然不同,那时略显清冷,所以你冷得颤抖。是心冷,仿佛灵光一现,惊住了自己,当时却从不会这样想。在记忆中,走不出的是年初一,才是真正的冰冷。虽然灯火辉煌,因着夜幕似乎蒙上了浅灰,变得朦胧而不真实。石已在椅子上坐了很久,对着湖水默念着,一动不动几乎僵硬,只有走入人群,机械地迈步。夜色的流离,源于视线焦点的不确定。试图独立于另一个时空的眼睛,对身前的一切视而不见,徒留淡淡的影像。无法拔离地面,即使眼睛落在那个世界,如何将身体顺利带过去,投递麽,是不是特快专递包裹?

 

如果沿着街面行走,也会迷路,你是不是叹息了。好几次,突然醒悟过来,发现置身于陌生的境地,闻所未闻的地方。家,即使住了许久,依然不记得在哪里。只是会回去,不管多远,将皮囊放在床上,将心放入躯壳,休整,等下一个天亮。

 

杨柳已葱茏,几乎算得上茂盛了,记得曾为初绽的枝芽而欣喜。这条路你走过,可你不会再走了,像以往的那样,谁都不是从前的自己。对着一江流水,你会坐多久。落日罢。阳光一点一点爬上你的头顶,慢慢爬过你的衣衫,最后弃你而去。你站了起来,步伐缓慢,因为不着急,有什么是必须做的呢。灯熄了,还有月光,半个月亮,你掰下来的作为路灯的那半个月亮还好麽。

 

想象或许是一切,恶或者善。只是因为需要,所以上演着这出戏麽。你很快地合上书本,不看了,你抛下了这本书。是的,确实不好看,重要的原因是书与你无关,你从不关注没有你的一切。其实没有人能看明白内心的,读不懂自己,何论及你?所以存疑,已无法验证的疑惑。什么是不该,什么是应该,任何在做的事情都有着合理而必要的因素,所以这样发生。

 

没有哭泣的理由,没有悲伤的,你要记得,不可以痛哭。你知道,死亡也只是安静的一种方式,何况距离停止呼吸还有遥遥的岁月。是你自己选择了,所以你坚持着。夜深了,独自走着,像走在那个夜里,在街边驻足,呵,这里和那里多么相像,散落的人,三三两两坐着吃夜宵。没有音乐,是的,缺个电视机。

 

南无阿弥陀佛,施主,请回罢,善哉善哉。

 

希望你笑了,如果有一天,你的眼睛能落在这行字。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