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轩

平生惯酒坛,何管世艰难。秉性浑天璞,徒留一胆肝。

 
 
 

日志

 
 

第五天  

2007-07-12 20:22:14|  分类: 不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具体的数字已混淆了。记得有个叫星期五,鲁宾逊怎么不是为之取名星期四?好像五读起来顺口一些。名字是一个代号,这题目何尝不是?谁知道下一个字来自何方,去向何方。

 

翻了下书,原想摘抄一两句,却是算了,如叫醒一个沉睡的灵魂,何必。刻在石上,那些字的光芒照耀了一些人,至今仍扣着心弦。有时候,默默地捡起句子,存在心里,它们累了,它们在那个时空静静躺着,互不打扰。

 

你呢,以兰的姿势站立着,疏风阵阵,院子里应该有一角芭蕉,风过处,一声一声透出了院的清凉。那棵老柳,上阶绿了罢。美人蕉快谢了,花红柳绿里分明注解了这联,陌上花开缓缓归,门前柳绿霏霏舞。

 

为何记着时间,因为小小的希望。它可以在七月轻轻摇曳,在荷风里舒展,在柳条上荡着秋千。而穿过树丛的阳光,在岩壁上画着叶子的影子,又有杉树直入云天,这一切宁静清远,希望即使微小,也不会消失,对麽。有一种翠羽杉,多漂亮的名字,你是不是展开了想象,你看到了麽,它在细雨中微微颤动着,枝梢叶底闪着晶莹的光。

 

绵亘着多少岁月,与来的路途有关罢。轻舟已过万重山,不相信快如闪电的消逝,或不愿意相信。一些出发只是在重复,重复同样的话,同样的动作,连痛苦与欢笑也一并重复着。也许这便是人生了,幸福来复去,来去的中间,容不得迟疑,奔跑着,呼喊着,辨不出是悲还是喜。

 

不要下断言,不要说永远。在长长的落日里,宽广无垠,天不忍支离破碎,于是从一边连绵到另一边,没有断开任何一点。当你从容地托付了后背,将未来交给生活这双巨掌,是不是有碾碎的错觉,是不是组合了每一部分,重生了。过程不管多么艰难,终须开始,凡是必然的事情,早比迟好罢,对过去乃至未来,彼此无牵无挂,孤篷远征。

 

可以轻轻读这首诗麽,你坐在我身旁。

 

你在这里坐在我身旁,

 

我们的身影比我们自己还长。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