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轩

平生惯酒坛,何管世艰难。秉性浑天璞,徒留一胆肝。

 
 
 

日志

 
 

雨花石  

2007-07-13 20:34:22|  分类: 一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为着雨花石的归属,两个小孩彼此生气,决定不理对方。不一会儿,却又粘在了一起,又哭又闹之后,马上成为一国,与他们之外的世界对抗。当你看见一个的时候,两秒之内,另一个必然出现。小时候的我们是不是也这样?

 

雨花石带回家的时候,谁都舍不得打开包装,就这样装在盒子里,锁在抽屉里,想的时候就悄悄拿出来看一眼。而这一放竟已二十年,房子清空了,藏着雨花石的抽屉掉了出来。于是两个小家伙和以前的我们一样,新奇地看着,希望作为自己的宝藏之一。

 

雨花石在眼前,不曾有什么带来,那么什么都不必带走,除了石。它们沉在水底,水波荡漾,流光溢彩。装入口袋,这一次行走就装满了麽。你却知道我还想要什么,轻轻放在手边,一样一样装好,并找来精致的礼品盒,一起带走。我摇摇头,拆开你放好的盒子,只拿了属于我的那部分,在你眼里是我的那部分。最后的最后,我还想要什么,你不知,我也没有说。已入了地道,复又走回来,只为望一眼,你是不是还在,是不是就此不走。

 

你想给一个世界,我却只要了很小很小的一部分,可以一直捧在手里,放在心里,到哪里都不会走丢。展现在你面前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顺势而为,拂逆不是你的本意。逆流而上,是不可能的。也许是真实,也许是假象,在水边的时候已经接近了死亡。水势平缓,在脚下流过,这么缓慢,几乎看不出流淌。而风,捉迷藏似的,将草摇摇摆摆,不肯停歇。我们的心令我们神伤,我们难过地坐着就像受过严惩的孩子。

 

是谁先起身,在水面冉冉而起,似驾雾腾云而去。在塔尖是不是稍作停留?一句无可奈何,几番思索,未了而了,胜于了了,而已,而已。

 

雨花石在水里,应该无恙罢。到最后才发觉,磕了一个角,不知是路途上碰的,还是一开始就不完整。是不是又一个二十年,然后消失不见。或许,或许,除了点头,还能做什么,你把一切打点好了,我自不必发出声响。就这样罢,这个天空并不是想要的,清楚这一点,何尝不是一种进步。

 

曾想过把雨花石放在湖里,是不是就能长出青苔来?然而终算了,我怕丢了,丢了就再也找不回来,也无处可找了。只能给你小小的小小的一个地方,我把你栽在我的花园里,栽在这个最隐秘之处——我的心房,你的根须和枝条四处延伸,抚摸着我身上每个地方。

 

怎样的诗句都抵不过一声叹息,没有圆满,没有完美,或者遇到了我,你才开始有了缺憾?那么没有我,你也就恢复了圆满,找到了完美,不再伤怀,不再叹息。

 

雨花石,是谁的眼泪,流出了色彩,竟然千年之后还斑斑血泪,信守着无法实现的诺言。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