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轩

平生惯酒坛,何管世艰难。秉性浑天璞,徒留一胆肝。

 
 
 

日志

 
 

一时半刻  

2007-07-14 14:53:39|  分类: 一时半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好像离自己的身体很远,不时看向落地窗,已格格不入了麽。这不应该的,而已成了这模样。也许离开是必然,谁在说追求一种精神之外的东西?一步天涯,给你所有,然后还原一个世界,找不到一丝痕迹。

 

转过来已是一点,人散了,看见片言只语。那是幸福,无懈可击地证明着。似有所隐瞒,那就当是一种成全,不得不修正一些错误。最容易原谅的人总是自己,而做不到轻易宽恕他人。不知用了多久,终于明白,变化是以不变为前提,至多换了新衣,以为能抛却过往,割裂一个人是不可能的,割裂一个人的成长一样不可能。

 

能把一生的话说完麽,不能。石试图的是平整的画面,平展在这个角落,可以没有厚度,只要一个平面,延绵无际。一个流层,大气层之外。而你在。石像是你放飞的风筝,机械地应答,重复你说的话,似乎获得极大的满足。

 

你从不担心系着风筝的线是否会断,也许早已断了,不承认而已,在想象中如海底的电缆,保护完好,不会被时光所冲刷侵蚀。在某个时候,坚固如铁,拒绝所有的救助,你看见善意的谎言,但不能揭穿,你看见爱心的道义侠肠,只能微笑以对。一生的时间除了活着,哪还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那么,支配属于自己的一小部分是被允许的麽。每天带着小铁锹,在坚硬的岩石上凿出可以穿行的路来,就像凿脑袋里的石块一样,震不下一点粉末。或者太渴望地球对面的事物了,穿越地心的追寻。应该有树,有花,有鸟,有石,当然有水。和这里有不同麽,遥远的地方不正是身边的一种回放麽。一切早已拥有,可以停下脚步,可以放下铁锹,只是为何这么陌生。光着脚从一个房间到另一个房间,找不到一丝安静。

 

一定是失去,可有什么已经失去。每一样存在过的事物,静静地躺在当时的地方,你与之告别的地方,你一走开,就时间停止,一动不动。你可以顺着时光隧道,轻易地回去。

 

你只是在等待,你给自己很多的时间,也希望着给这么多的时间,虽然时间之门已经关闭了,坐着天色暗下来,夜晚走路就不会被看见心伤了。

 

来的去的中间,是怎样的匆匆,而我们只能看着流逝。音画图像还原成冰冷的数字,从眼前的天空掉落下来,冰雹一样砸在地面,砸在没有一点遮蔽的心上。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