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轩

平生惯酒坛,何管世艰难。秉性浑天璞,徒留一胆肝。

 
 
 

日志

 
 

未名之一  

2007-07-16 16:23:44|  分类: 之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你知不知道,我们在为爱而争吵。一个女声,有些撕裂,组合一个破碎的男声,听不真切,就像爱的那些定义,缥缈的高音在云端。

 

突然觉得甚是无聊,真的有些发霉了,发出腐朽的味道。忘了是什么小说,什么江湖罢,懒得翻书,一个家伙总是闻到从自己身体里发出的腐烂的味,最终就在这气息中离开人世。这便是第六感觉麽,所谓的杀气,是从眼里,还是全身散发出来。石知道不适合活着,可这命究竟是谁定。

 

看过怎样的水,文字都已用尽,只有不尽的脚步声,带着疲惫而来,荡涤,呵,学得会这淡泊麽,一起身便是红尘紫陌,一触到明晃晃的太阳,马上全副戒备,此前的静坐所得一丝也无,在软弱面前总习惯假装坚强。

 

不过是荷叶上的一颗露珠,被风摇摇摆摆着,倏忽就掉下了水面,然后你再也分辨不出来,那吸引你视线的珍珠再也不会回来。雨过后,有很多很多的露珠。万千分之一,亿万分之一,怎么构成了生命?如烟似雾,生命是一支晨曲罢,在雾散之后就休止了。

 

对于休止符,小时候一点不明白,而现在提及,竟已忘了是什么模样,是怎么写的。石的优点便是迷糊,忘记着忘记着,偶尔想起,似乎有这一句话,忘记的前提是已想起。

 

希望这未名能久些,荷叶青青,这桌面也可以久些,醉墨泉,是空想了。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