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轩

平生惯酒坛,何管世艰难。秉性浑天璞,徒留一胆肝。

 
 
 

日志

 
 

草原之上  

2007-07-23 09:51:06|  分类: 不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走进草原深处,偶尔一两声鸟鸣,以及虫子拍翅膀的声音,四下里,除了风声,还是风声。暖暖的阳光照在身上,像多次出现的梦境。

 

把我们的家安在草原上,你说。是不是每一个来草原的人都被深深吸引,希望着在一望无际的绿色中徜徉,不离开。

 

没有我们俩,那路还叫路吗。这时,你牵起了谁的手。

 

不是要挽留你,不是的。卑微与不羁,如冰火相遇,奔涌的岩浆凝固成岩石,骤冷,你还不能承受。洒脱与孤独,像你的两条腿,你无法离开,石也无法牵系。

 

你不必阴晴不定,你不必怨叹什么。每一步是自愿的,是你的选择。你应该是飞翔的,在高高的天空,只是会遇到气流层,寒流。它们稍稍动摇了你的信念,可会过去的,你依然是自信、洒脱的你。

 

你看,水气从草地上升起,眼中的景象便滑动着,柔和,柔软。一低头,有一只蓝色的蜻蜓,羽翼纤细,也许透明,也许被草的绿遮住了,看不见翅膀,只听到扇动的声响,它盘旋在草丛里。还有一只美丽的蝴蝶。当看见白马的时候,忍不住轻轻说,不要走,好吗。它安闲地走过去,目不斜视。

 

站在水边,有一些水鸟,叫声婉转,在水面低低地掠过,姿态优美。连这水草都很相似,这一刻,仿佛回到了故乡。如果你在,一定会说出不会实现的美丽的誓言。呵,如果你在。你应该会来的,也许独自一人,也许牵着一个人的手。

 

一些话在说的时候是真的,只是无法当真,也不能成真。人需要幻想活着。你给了一个梦,于是走在梦境里。你知道的,痛到极至,是一种幸福。浓烈是不长久的,不曾想,细水也无法长流。

 

谁能读懂一个灵魂,谁能呵护一个灵魂?假设看见了痛楚,并真切地体会了这份痛,又如何?还是转身,最终,孤独上路。

 

谁是谁的契合,谁是谁的宝贝,谁是谁的一生伴侣,在泡沫产生的同时就幻灭了,甚至未见波痕。

 

石会沉重,因为捡了一些东西附着骨骼,进入血液。石会轻盈,因为它们长出了翅膀,在某个时候轻轻飞扬。

 

太阳在天上很远的地方暖暖的照着我

 

天边的云朵

 

一只小鸟从那里飞过拍着翅膀挺快乐

 

你的目光温暖了我

 

20070722 22:12 于青城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