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轩

平生惯酒坛,何管世艰难。秉性浑天璞,徒留一胆肝。

 
 
 

日志

 
 

一时半刻  

2007-09-15 04:46:16|  分类: 一时半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你真的能够负担,然后正确地判断,完整地结束麽。没有任何的意料之外。假设生活已告知了你太多的秘密,你能握紧手心麽。

 

等天明,启明星在哪个角落栖息着,从这里是望不见的。星垂平野阔,它落在原野上,星星淡下去的时候,晨风中迎接第一缕阳光。

 

倾听夜,默坐着,有一些东西要飞进脑海里,有一些要飞走,这本无字天书,某处断裂了。远远的声音,胡乱的影像。像一只流浪的小狗,你会捡走麽。背靠着墙,等你穿过一个地球而来。

 

路过的人纷纷侧目,一张流泪的脸。场景就这样刻划下来,你的目光跳不过去。时间的意义很值得怀疑。你又换了怎样的想法,突然走了开去。

 

一个木栅栏门,掩映在灌木丛中。小扣柴扉久不开,没有抬手轻叩,这里不是家,叹息着转身。太阳早已隐入了山脚,暮色渐蓝,这样一步一步走着,没有什么地方一定须去,只是走过去,然后走回来,想象中那样,在标尺内摇摆。

 

你没有长大呢。你轻轻地叹气,你这样小心,连叹息都想藏在心里。你的眼中失望没有藏好。这是二十二级风暴麽。差一点,差一点就可以永沉海底了。

 

哪里是归处,哪里是尽头。前面是黑夜,后面也是黑夜,此刻的手指有着微光,照着字的叠放。

 

天总是要亮的,一个苍白的白天,接着一个凝重的夜,夜的苍白竟沿着手臂滑进了白天。

 

无生无灭,不盈不溢。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