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轩

平生惯酒坛,何管世艰难。秉性浑天璞,徒留一胆肝。

 
 
 

日志

 
 

那一场风花雪月的事  

2007-09-18 12:21:06|  分类: 木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次好些,不会醉得不可收拾。没有酒,只有烟。

 

他隐在烟雾中。

 

兄弟,一直以来不停问自己,世界上有没有忏悔这回事。于我而言,忏悔也就形式,该如何就如何,人眼中是啥模样根本不用管顾。

 

兄弟,我和她认识好多年了。长时间的友谊竟也变了味,似有似无的爱情,瞬时雨打风吹去。

 

如果玩不起这个游戏,当初就不该玩。可谁知道自己玩不玩得起?她一直在疗伤,或者我是一味药罢。哪怕这药不对症,哪怕会误了卿卿性命。

 

兄弟,今飘来归,难道这劫不能了结麽。走到哪里都躲不开,川蜀渝,苏浙沪,一直往北,天津卫。从何而来,欲往何去,兜一大圈,谁也没落下什么。如酒在体内一转,去甚易,人之将老,却甚不易。

 

病中塌上。去不去已定局,何必求己之心安,扰人之清修。

 

兄弟,后会有期。

 

那一场风花雪月的事。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