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轩

平生惯酒坛,何管世艰难。秉性浑天璞,徒留一胆肝。

 
 
 

日志

 
 

一时半刻  

2007-09-07 19:08:35|  分类: 一时半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似乎都变化了,模样依稀,而很可疑。

 

究竟执著的是什么。剩下心爱的音乐,打开一扇窗,能留下的就是这无边际的音乐了。飘来飘去,飘来飘去,飘来飘去,谁说了永远,谁说了一坐经年。

 

一个梦想在成形的时候都很美,只是最后会埋入现实的土壤之中,黑色的沼泽麽,还能看见冒出的泡泡。无须去责怪夜的,黑色本不是它的意愿,黑暗的发生谁又能视而不见。很多注定的了,注定如此。

 

那些光亮,就渐渐熄灭了。生活的过程,或是收获失望的进程罢,却又不断希望着,自欺欺人。

 

你怎样保护,还是不存在了。一刹那,心灰意冷,一瞬间,彩色变了黑白。你还会吹出阳光下五光十色的美丽的泡泡麽,光线刺伤了眼睛。它们像细密的针,缝合着看不见的冰川。

 

你的痛没有出处,就像星星月亮,它们有出处麽。时光是叠加,还是消散,怎样有变成了无,无中如何生出了有。

 

谁都在这条河里浮沉。你说飞在空中的,遭遇的是怎样的河流?只要飞起来就知道了。你这样回答。那你去飞罢,石能感应到。

 

遥远或许一念之间,咫尺与天涯,这些都无须验证的,你一触碰就会凝结出晶莹的泪珠。

 

其实,你早已忘了什么是眼泪。不记得好,全然忘却罢。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