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轩

平生惯酒坛,何管世艰难。秉性浑天璞,徒留一胆肝。

 
 
 

日志

 
 

一时半刻  

2007-10-17 14:26:58|  分类: 一时半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知该如何说。如许久以来的那样,失却了,面对时,默默相视。

 

但总会打破沉默。无关痛痒的话题,处事的艰难,生活的困顿,石存在的阴影,你用极少的字句将这些说得明明白白。人除了各行其是,其余什么也做不到。要求旁人,却不先自省。你对不希望的事物,可曾表明了拒绝的立场?怕是无。醉为醒时言,当清醒时万不会如此言语的,那可怜的自尊,那可怜的执著。你的话语中有希翼麽,怎么回忆不起来。疲倦至极,睡去时犹挂着两行泪。

 

你是在避,避一些从前。你已经将之埋藏很深了,时日上而言,已过去了数个世纪。又何必念念不忘,你在偶尔浮现一张脸时告诫自己。怎可以如此简单,是这简单令你决然远去。

 

想念变成一种习惯,没了初时的那番含义。不可能,却无计相回避。只等着岁月来掩埋,一个形式上的墓,将过往付之一炬,尘泥同住。

 

再也唤不醒了,一个字一个字叠加,这围墙已不是目光能穿越。放下也不是难事,对麽。总要离散,总要被替换,若你真的意愿如此,更欲何言。

 

不过是再一次证明,没有长久,没有可以秉持一生长度的事物。不惊起是最好的结局,白云悠悠,晴川历历。一个人的思索难免局限,时常易位,以为如何,全然不是一回事,差了不止十万八千里。

 

真的不长久,那些传闻俱是事实,天下事大同小异,但看人之承受力罢了。那份自信,却无人能夺,俯仰天地,磊落青衫。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