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轩

平生惯酒坛,何管世艰难。秉性浑天璞,徒留一胆肝。

 
 
 

日志

 
 

雪在烧之五  

2007-10-30 00:19:29|  分类: 之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冷了些,雪就在想象中了。你往北走,是不是已在雪地里扑腾。

 

茫茫一片,除了白还是白。日子是怎样被记住的?那条石径,弯弯曲曲通往山亭,走了三次罢,忘了具体的时间,甚至先后次序,每一步都重叠起来。这一次笑和下一次笑,这一次的言语和下一次的言语,似乎打乱了般,分不清。为何要分清,都装入大口袋,统统带走。

 

什么时候成了物品,因为终将不属于麽。坚强些,你醉了犹在呢喃。真的很好,在水边坐了一小时,泉声清冽许多,许是夜静的缘故。风中有草木的清香,似乎把石浮起来。

 

你坐着哪片云而来。云端是不是很美。遥不可及的东西大抵是美好的罢,点缀些希望,于是光亮起来。也许你不会来了,不会收取石的礼物。积存起来,当是给自己罢。你转赠与石,不是麽。

 

在厚厚的雪里,是怎样的走过。不知,一千多个日子竟然逝去得不留痕迹。

 

会有更多的日子消逝,从前的不算什么,往后的亦不算什么。指尖沙任意落,杯中酒不可空。能灌醉便是幸福,如你的行走,你会否认幸福麽。

 

做一个自己,无论何境地。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