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轩

平生惯酒坛,何管世艰难。秉性浑天璞,徒留一胆肝。

 
 
 

日志

 
 

一时半刻  

2007-10-05 01:18:43|  分类: 一时半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下第一个字时,已是零点。人活着,是要得罪人的罢,哪怕沉默。沉默比夜还深重罢,叹息几不可闻。碎片,视线所及,不过千万碎片之一,又如何能鲜活生动起来?

 

是体无完肤麽。若文字是一种解剖,那也是画皮底下的另一种保护。所以卸下面具,看着血流过,清溪,染成红色。

 

你给人以希望麽。绝望的土壤里生长着无数希望,长满了你的整个天空,甚至于忘了还有一样叫作绝望的种子,落在心之深处。

 

希望却不是由自己定义的。有时候为了希翼的目光,所以你才挺立起胸膛,站成一棵遮风挡雨的树。你想无限扩大,安置好那些与你相关的人的一生,只有耗尽自己的一生。

 

这样谨小慎微了起来,一些字词被另外的字词所替代,汉字的无穷无尽终能抵达所谓的和谐罢。你学会表达了麽,种种不同的组合,像是多涂抹了几笔,更加看不清轮廓。

 

会是台阶麽。应该是。是石没有站到台阶上,所以否认它的存在。可是,一些举止,如相对夕阳,改了会觉得少了一件事未做,怅怅然。夕阳是无处不在的罢,更高处或能望得长久些。

 

无论远近,明月想来能照应,那么距离又有什么可怕的呢。冰心一片,寒梅三两枝,晶莹的冬之后是绿意融融的春。一年,不过四季的一次简单的轮回,一生,不过青丝白发的一种简单的渐变,你,又有什么可以叹息的呢。

 

合了书卷,径去安歇。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