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轩

平生惯酒坛,何管世艰难。秉性浑天璞,徒留一胆肝。

 
 
 

日志

 
 

星星 文:李寻欢  

2008-12-16 22:21:18|  分类: 拾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初冬的夜晚。

他站在空旷的草原上,清新的空气和低冷的气温让人感到从里到外的舒畅,舒畅的发抖。烟头在美丽的星空下闪着红点。看不见他此时的面部表情,但偶尔的叹息声,还是能让你感受到这是个有心事的男人。

远处车里,她侧躺在宽大的吉普车的后排座上,似睡非睡的微闭着双眼。

朦胧的夜色下她那充满青春活力的躯体更是散发着诱惑,迷人的双峰,纤细的腰围,雪白的肌肤。

她是一个可以称作尤物的女人。

他一边抽烟一边仰望着夜空,草原的夜晚很宁静,星空也清晰。遥远处蒙古包的灯光若隐若现,如同夜空中的繁星,微风吹过,竟似风烛般闪烁。

他扔下烟头,踩灭,回头看了一眼远处的车,又深深的叹了口气。

这是一个平静且暧昧的夜晚,他心里有的,也只是那些不平静的往事。

    

他喜欢钓鱼,对他来说,能钓多少鱼并不重要,他很享受垂钓的过程。

在他眼中,钓鱼是一门艺术,他喜欢研究鱼的心理,观察鱼儿咬钩的习惯,他甚至能通过鱼漂的动静判断正在咬钩的鱼的类型和大小,所以只要是咬他钩的鱼,几乎都逃不过他的手掌心。

他一直觉得生活就像钓鱼,名利,女人,都只是他眼中的鱼,所以他什么都不缺,因为他是钓鱼高手。

每个周末他都会一个人去那个海湾垂钓。

那是一个很安静的海湾,有一块大大的半圆型山岩将大的波浪挡在外面,山岩脚下是一块礁石地,岩石连着一个很有层次感的峭壁,他垂钓的地方就在这峭壁上。

那天天气很好,阳光充足却不热烈,微风习习,他像往常一样攀上峭壁,给鱼钩穿上鱼饵,就在准备抛钩的时候,他看见了她。他发现她的时候她是光着脚的。那时候她正站在海水里,张开双臂,一个敞怀拥抱大海的姿势,海风吹来,头发飞扬,衣服贴紧了身体,衬出诱人的曲线。他竟然看呆了,痴痴的望了好几分钟,忘记了抛下鱼钩。

飘逸,是那时出现在他脑海中的唯一词汇,虽然之前他一直都不明白到底什么才是飘逸。他忽然觉得自己很有必要认识这个女孩,于是开始往岩石下走。

    

她喜欢大海,喜欢蓝天,也喜欢草原,因为大海浩瀚,蓝天深远,而草原广袤。

她沉醉于那种辽阔与空旷的感觉。她喜欢拥抱辽阔,因为这让她感觉到生命的大气。她还没去过草原,有心事的时候她就会来海边。大海就是一个永远忠实的聆听者。

在她看来,生活就像海洋,神秘难测,变化无常,又浩瀚得让人向往,深沉得可纳百川。

她以前没有发现这个小海湾,今天转过山岩,发现这样一个去处时,她如同发现了新大陆一般兴奋。于是迫不及待的脱鞋下海,张臂拥抱着她的这个新世界。

新世界里的海风如情人温柔的爱抚,让她全身毛孔无一不舒畅。

他走到她身后时便停住了,因为他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他从来没有如此窘迫过,做每件事情他都胸有成竹,可他如今却不知该怎样开始。

于是他点了一支烟,只是在岸边望着她的背影,直到她转过身来,发现她的新世界中居然还有一个外人,便莞尔一笑。

他窒息。

他不缺女人,女人如同他钓到的鱼,可现在他觉得自己像一条鱼一样被那笑容钩引。

这算什么!他苦笑,嘴里却不自觉的说:小心点,这里有海蜇。

真的呀?她惊叫,声音如丝巾般柔软,星星似的眼睛开始四处打探起来。

能抓到么?她问他。

能抓到也不抓,有毒的。

没关系啊,不让它毒到就好了,透明得和水晶似的,肯定很好玩。她嘴角飞扬。

他无语。真是不知道珍惜生命呢,他心想。

    

生命是什么?怎么去珍惜呢?她常这样问他。

他总是无法回答,他发现自己竟然从来没有去想过这些问题,虽然他一直都觉得对自己很珍惜。

生命就是你还活着,珍惜就是要好好的活着。有一次当她又问的时候,他这样回答她。

她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又问:可是我为什么要活着,并且要好好的活着?

他愕然,他不懂她那看似简单的脑袋里到底装的什么东西。

为了我。说完这三个字,他就觉得自己的脸有些发烫,他想不到自己也会说这样的话。

哈哈……,你脸红了,原来你也会脸红。她欢呼起来,狡黠的冲他笑。

他忽然有种想抱紧她的冲动,似乎抱轻一点她就会溜走一般,如同鱼咬鱼饵。只是他始终没有去抱,因为他总想着自己是位钓鱼者,而非鱼。可他始终钓不到那条他想要的鱼。

他还是每周末都去钓鱼。不再独自,还有她。

她总是静静的坐在边上,出神的望着远处的海天一线。

我想去看看草原。她说。

等有长假了带你去看。他紧盯着上下窜动的鱼钩。

我现在就想去。她小声而又坚决的说。

他看了看她说:最近没时间啊。

她不再说话,只是看着远方发呆。

他叹了口气,眼睛盯着鱼漂。

    

她经常失眠,半夜睡不着的时候会给他打电话。

他不习惯打电话,所以天气好的话会开车拉她去海边看星星。

她能盯着星空看半响而一句话也不说。偶尔有流星划过时,她会喃喃的问他,

是流星漂亮还是恒星漂亮呢?

当然是流星,他回答,所以人们都喜欢看流星。

那你愿意做流星还是恒星?她眨着那双星星般的眼睛说。

他默然。不知道如何回答时,他通常是沉默的。

他沉默不语时她也会默不作声,只是依然仰望,仿佛那夜空是一幅永远看不厌的风景画,她想看透其中的深邃。

一阵凉风吹来,她不自觉的抱紧双肩。他脱下外套为她披上,顺势搂住她的肩膀。

她没有拒绝,只是突然伏在他肩膀上抽泣起来。

他有些惊慌,他猜不透她的喜怒哀乐,她是一条谜一样的鱼,让他这钓叟迷茫。

就在那夜,她去了他家。

    

如今他站在草原上回忆那晚的情景。

那一幕幕,电影般从他脑海中闪过,每个细节,她的每一个表情,如同刚发生一样历历在目。安静,狂放,内秀,活泼,神秘,坦荡,用哪个词来形容她似乎都不合适。那一夜她不是她,没有任何飘逸,只如同一座刚刚爆发的火山,猛烈得想吞噬一切。

她还是那条他做梦都想钓到的鱼么?如果是,也是一条鲨鱼罢。

一条从来没开过荤的鲨鱼。

那夜她的身体比任何时候都更让他迷恋,不仅仅因为是第一次。

他甚至莫名其妙的想哭。

他站在这草原上的时候也想哭,只是欲哭无泪。

因为他又回忆起了第二天的情形。

    

那天早晨他醒来时,她消失了。突然无影无踪。

他不知道她是不是在和他开玩笑。前晚如同一个梦,甚至那一天他都像在梦游。

只是她似乎真的消失了,没有在这个城市遗留下任何气息。

他又开始惊慌起来。

他开着车找遍了所有她可能出现的角落,结果一次次的让人失望。

他绝望了。

他去到他们初次相见的地方,那个他们曾经一起垂钓的地方。

他坐在她曾经坐过的那块岩石上,望着远处的海天一线。

那个时侯她说,她想去看看草原。

他飞身而下,直奔机场。

但是草原那么多,她会去哪?他又该去哪?

电话铃响起,显示她的号码。

他激动,听到的却不是她的声音,是一个男人的声音。

一个来自呼伦贝尔某医院的一位医生的声音。

    

呼伦贝尔草原,就是他现在脚下的美丽的草原。

夜空,草原,静谧让那些小虫子的叫声都显得很刺耳。

他苍老了许多,烟一支接一支,红点在星空下闪烁,与那些恒星们遥相呼应。只是烟头总会被踩灭。而星星呢?那是她的眼睛吧?他心想。回头看了一眼远处的车,他又深深的叹了口气。回转身去,到车里抱起她那曾经让他无限迷恋的身体,走到空旷无垠的草原中间,轻轻放下。

你不是要看草原么?他深情的说。

她一如既往安静的躺着,正如他在医院见到她时她在太平间里躺着一般。

只是她那本如星星如今却无光的眼睛呢?

他仰头,又见一颗流星划破天际,转瞬而逝。

那是你的眼睛么?

 

 

  评论这张
 
阅读(6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