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轩

平生惯酒坛,何管世艰难。秉性浑天璞,徒留一胆肝。

 
 
 

日志

 
 

十年   

2008-12-16 22:31:08|  分类: 木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冬天不是很冷,风也算如刀。回忆些美好的事情可以御寒,或是罢。如果你永远把悲哀放在心上,它一定会长成一棵树。

 

为什么忘不掉?为什么不原谅。四壁压迫而来,局促得无法转身。是的,是恶梦。已经过去了。每每二时醒来,不由自主回到十年之前。

 

我握着电话。我说着说着,哭了。为什么你不在?你不知道墙壁倒了,你不知道天黑了,你不知道世界沉沦了。

 

因为你剖解过,因为你感触过,所以你无可逃离。三毛选择浴室作为最后的地点,是不是唯一牵系两个世界的居所?你直视,没有一点创伤,哪怕微小的针孔都找不到。剜却心头肉,你分明看见鱼肠剑进进出出,锋利得没有鲜血渗出。

 

有多少值得紧握住不放?十年前如是,十年后依然。你惊骇于自己的逻辑,结论为死亡是最佳方式。如果悲剧注定发生,你用什么调色?

 

未有成形,谁判定了罪。或形成之初便是罪之源。路灯那样安静,没有雾的夜里从容俯视你的内心。当漆黑的房间将你围困,你是否需要寻求一盏路灯,用以暂时的停靠。光有罪麽。照亮了这许多黑暗。是谁把天幕合起,灯火人影团簇着的热闹一按开关就停,走入墨夜。

 

十年是多长?你一低眉就捡出了种种过往。顺着眉梢,你收藏着泪滴在眼角。心已死,气犹未绝。你对选择离开的人大抵怀着敬意,那种决绝你或许有几分,但红尘多可爱。你试图对话,你试图倾听沉默的告白,你相信静默的事物更入微,更丰富。

 

你没有想到,十年轻易就滑开了去。你停停走走,身后的轨迹似圆非圆。从相会的起点荡开,如果是一种绳索,那材质一定十分纤柔。柔若无骨,润滑如丝,脚步太僵硬,如何能跟得上?

 

十年,你数过了三个十年,或许还有三五个十年罢。不算慢,或者可以说幸福,毕竟还有这样长的时间去描摹刻画,你真是一个无情的人。至于无情,或是虚弱的别称罢了。

 

天上有星星,而月亮不在。如果和星星说话,它们是不是能听见?似乎并不遥远,在头顶上的天空。仰起头的时候,是星星在俯视众生,还是你在俯视苍穹?

 

草原上的星星据说很多,据说很近,近得掉落在草原上,甚至落在你的肩膀。为什么要到草原去看星星?你坐在草原深处,把自己埋入地底下。

 

有一颗星星属于你,在流星雨飞落的时候,你飞快地揽入怀抱。你相信,你是一颗流星,是尘世的一颗流星。你在你的世界是恒星,这一点不需要认可。

 

任时光匆匆流去。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