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轩

平生惯酒坛,何管世艰难。秉性浑天璞,徒留一胆肝。

 
 
 

日志

 
 

重上湖山一览亭  

2008-12-26 23:47:33|  分类: 某年某月的某一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重上湖山一览亭 - 石 - 石轩

 

蓝天上的树,这张照片摄于骊珠峰,时间是2007年1月7日 14:20:16。石每每看见,便念及那湖山一览亭,心欲往之。那照片记得是躺在地上拍的,风正好,阳光正好,树也正好,这种种的好令石忍不住以背触地,仿佛躺在蓝天上,是其中浮泛的云朵。

 

那棵树,可安好?很快滑入2009年,是不是还能找到它?许是不识了罢。如同树这个人,终究是沦落天涯。为何当初第一眼看见会以为在哭,在抹眼泪?或许是石自己欲哭无泪罢。为着那似曾相识,于是接下来的事情无可避免。你是怎样试图避免,用一个错误去挽救另一个错误,无非是错了又错,错得离谱。无悔,以今日之石观昨日之石,终不确切。一贯正确,那自不是石。

 

睡到下午一时,信步往山里走去。以往是走完所有的路程,这次却改了,只去湖山一览亭,从下山的路而行。恰是古道,林阴蔽日,沿途有善心人士修亭设椅,与行人方便。一路自是不停,许久未来,不多时即汗流浃背。幸而有路程的长短标识,50米,100米,依次递增。勉力而行,1250米,是三岔口,一路往寺庙,一路往一览亭。那边厢,凿石伐木声不绝于耳,怕是还在修整中。择向上行,这时的路不复古道,林叶堆了厚厚的一层。望去似已无路,近前才发现路有转弯,所谓是山穷水尽疑无路罢。转过几个弯,豁然开朗,有亭翼然。左前有一石碑,刻其渊源与胜景。西来东眺,南收北揽,风光无限。举步至二楼,有松与亭齐。或脚下的村落让人生隔世之感,石意并不在此。惟爱此间松也。

 

山间和山外一样逃不脱时间。是谁说“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长恨春归无觅处,不知转入此中来。”石记得,并一直以为是山中会比尘世收留多些时间。此时方觉枉然,天边斜阳欲坠。上山时跳跃在树缝间的金线已收得七七八八,余晖脉脉了。多留恋也须归去,环视良久,兀对松言:兄且留步,石去之,不日当返。

 

踏着夕阳归去。晚霞满天,又见东坡醉眠石,其上云:谢公含雅量,世运属艰难。放怀事物外,徙倚弄云泉。闻此语,似有所悟,复一字一字视之,人若痴,已然醉矣。

 

山行已是从前事,石独不能忘。生活一日似一个世纪,并无痛无惑,却渐觉此间非石所属。落向它方,何得山水之趣?顾此,石愿终老之。

 

两三年,倏忽而逝,而心境渐不同。亭依旧,石依旧,松依旧,那山窝里安睡的村落依旧。照片上的树却不复相识,只在此山中,亦无所憾。终有一些逝去,而沉淀的那些会长久,长长久久。

 

放怀事物外,徙倚弄云泉。先人谆谆教诲犹在耳,石当奉行之。何况,与松有约,不日将返。旧山松竹老,如此亦好。恰了平生惯酒坛之心愿,又松月相伴,美不胜收,石复何求。

 

重上湖山一览亭。

记之。

 

 

 

  评论这张
 
阅读(10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