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轩

平生惯酒坛,何管世艰难。秉性浑天璞,徒留一胆肝。

 
 
 

日志

 
 

一时半刻  

2008-12-09 21:06:00|  分类: 一时半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坐在石上,这是新开辟的山道。是将人的痕迹向山推进,圈下山坡,作为下一批房子的建筑用地。然而规划中,荒芜的依旧荒芜着。对石而言,可以坐对夕阳,不失为好去处。

 

这圈围,竟已包含了一个天然形成的湖泊。风景大致是这样被共享的。只是共享,并非保护。所以某天,是另一处的人工景点。那角落处,悄悄建了一间小屋。

 

直视夕阳。眩目的光,不回避。久久之后,掉转头看向来路,模糊不清。光明是用来追寻的,不是可以拥有的。那些光芒,那些温暖,终究在天外。

 

忆起你说的话了。每每想你,似电影回放。一帧一帧的黑白相片,这一盘影片,足以一生回映。倒带,倒带,然后一点一点滑到眼前。生有多远,而停止呼吸又多远?

 

向前方看,路似乎有转弯。两旁的树掩映的暗恰好形成一个空门。石竟然觉得是时空之门。只是坐着,没有跑去。过去又如何,不过去又如何,回到哪一个点终究挣扎着来到现在。

 

这个碟子很旧了。有一天会起毛边,会没有图像罢。真正地陷入想象,不需要借助记忆的画面。一天一天归去,归于混沌无知的状态。只是一个方向,一个方向而已,向着你走去。

 

如果有所谓的遗书,石该如何提笔?到今天为止,无所憾。就活在每一个今天罢,别去期待未来,别去拥抱明天。暗藏的刀锋,渐渐困住自由的身形。

 

想你会泪流。这眼泪也是罪恶的罢。下午的阳光很温暖,你偶尔愤怒,心平气和地接受了结局。你是谁?谁是你?有权利打开封存的过往,尘土飞扬,掘地三尺证据确凿,是多么可怕的错误。

 

音乐可以改变心情。曾几何时,石不得不求助之。将所有的音乐细细翻过,分不清是抚慰还是蹂躏,耳朵无怨无悔。可是会疼,作为止疼的方式之一,疼痛或者也可以迁移。

 

终于睡去,终于没有波澜。是不是死亡便是这样面对的,轻轻走向前,微笑地招呼:嗨,来了。永远没有说再见的一天,泪水在述说着永远。

 

如果时间忘记了转,忘了带走什么,会不会至今停在说爱的那一天。只是谁都明白,世间没有如果,唯一能确定的是事实。事实有多少是真实的?

 

就去躺下罢,停在某一个片段,一步一步沉入夜的深渊。

 

 

  评论这张
 
阅读(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