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轩

平生惯酒坛,何管世艰难。秉性浑天璞,徒留一胆肝。

 
 
 

日志

 
 

钟摆之五  

2008-04-24 09:46:27|  分类: 之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大抵有破环的倾向,比如一座华丽的座钟,明亮的色泽,你每每注视着,有一天便拆了开来,看看里面究竟有些什么。也许,这是所谓锻炼动手能力了,从小到大,你毁坏了多少完整无缺的事物?有些你组合回去了,虽然模样差异了些,到底是复原了,可以如初去完成那些既定的任务。有些却再难重现,成为报废的物品。退一步而言,任何制造出来的东西,其价值都体现于使用之中,不管寿命长短,终究是用于一途。

 

上次有一句话未提及,很是挂怀。你是不是有过这样的想法,远远地一个朋友受了挫折,那会有助于成长,甚至是增益其所不能。但愿你不曾如此想,因为这想法是多么的离奇,毫无关怀之心。石为从前的理所当然感到惭愧,如果可以选择,谁都不愿意遭受失败的了。假使遭受挫折的是自己,定然会是不同的念想了。什么是正确?随着岁月的更迭,在慢慢变改。

 

继续第一段,钟摆,原谅石的跑题。可是,石如果不跑题,那么便不是石了,文字的先后随心,原本无主题,有主题也是因为你学会了跳跃地阅读。你还是当成一些散落的句子好了,随意而来,淡淡而去。

 

比如风景。被破坏的风景是不计其数了,有些仍然为人们所津津乐道。开发,挖掘,圈一片土地,实在没有自然风光,就寻找历史亮点。一切都没有错,发展是硬道理,经济是杠杆,只是历史很容易被删改了,你所获知的片言只语,常常不是核心,不是内涵所在。圆明园忍不住跳了出来,那是一个苍凉的省略号。盛极,滑向倾圮的深渊。不想说什么,由历史学家去评判好了,任何的论断对死去的那些显然毫无影响,唯一的影响是后人对其的态度罢了。盖棺定论,有时候想来是十分人道的,因为它们不会影响去者的安宁,受困扰的是后来者而已。很多是自困,你要走进去,才导致受困,如果你隔着时空去观望,那些逝去的一切又如何能影响你?

 

那些神祉之地依然屹立着,只是人们称之为遗迹。有形的外在因时光侵蚀而不复,无形的存在于内心却辉煌着。人类在漫长的变迁过程中学会了保护,一次迁徙就是一次扬弃,一些失落于历史,也许是至关重要的一些。

 

心或许也如此罢,有不同的风景,一些慢慢地被你放弃,曾经也是绝美的篇章,终究沦为遗迹了。还有一些你慢慢搭建着,瞭望台,点亮一片黑暗,从耕种开始,你想会是桃源。你笑着劳作着,因为你明白,这里在将来会再一次成为遗迹。

 

天总是很好,无所不容。天空也会有难过的时候了,下一场红红的雨。当你去计算的时候,你发现晴朗居多,它宽容地保护着地球,无怨无悔,落雨又怎样,雨后有彩虹。

 

钟摆,你听到了麽。你一步一步,没有丝毫差错。你简单又不简单。你迈着微小的步伐,宣告着普遍的真理:时间在逝去,时间在逝去,一秒,一秒,又一秒。虽在小小的空间,却与广阔的世界和谐统一,世间难道还有别的时间么,不是一秒一秒的逝去。钟摆,你是一个奇迹。这样想来,与你对话,石很荣幸。写下一个字是几秒,从心里走到指尖。很多很多的逝去,可是,愿意。世间也只有愿意这一样东西令时间感到无能为力。

 

石向钟摆一拱手,朗声长笑:千山我独行,何劳相送,有缘后会自有期!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