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轩

平生惯酒坛,何管世艰难。秉性浑天璞,徒留一胆肝。

 
 
 

日志

 
 

青苔之三  

2008-05-11 20:30:05|  分类: 之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夏日浓荫长,绿铺天盖地而来,草木的清香在空气里混合,包裹每一个行人。禅房花木深,那青苔就在这清净中望着你。你说是清静,清心静神。是清净,是净心。石忘了,执著于一个词,不若无词。只要你置身其间,任何词语都难及一次呼吸,轻轻的舒缓的深深的一次呼吸。

 

莲花正好,夜里安静地睡着,在阳光中醒来。槐花亦闹,每每路过,那浓郁的香总引得你抬头寻觅。记忆中有一句童谣,槐树槐,槐树槐,槐树底下搭戏台。一个画面,一位老奶奶哄孙女。若归于出处,是来自《皇城根儿》。在北京的时候没有串过胡同小巷,没有走进四合院,可是这童谣中的意境早浮现脑海。说到童年,各地的习俗自是不同,很有淮南橘淮北枳的变迁。总归是快乐的罢,虽然这种简单的快乐越来越少,有些只在回忆里,现实中再也无觅处。儿时的月光,才是李白《静夜思》里怀想的模样罢。

 

家在水一方,沿街即是沿河,青苔将街沿涂抹得生机盎然。滑溜溜的石块,长久以来雨水的冲洗,一眼望去,多多少少有沉静沉淀的意味。边沿轻灵灵地簇拥着青苔,细雨后,叶片上是一个一个透明的小水滴。那石块毫无奇特之处,青苔更不用说了,一点一点随意冒出来,一点点泥土就涌现许多生机。然而你总为此感动,你光着脚丫跑来跑去,雨水挂了一头一脸,清凉凉的,脚丫子很享受石块的摩擦,你甚至立住,悬起一只脚只为亲密接触,然后换一只脚立着。你就像那青苔,快乐地成长着。

 

水泥是怎样改变了小镇的面貌,青石板从人们的视线里消失了。而没有泥土,青苔一道退出了人们的生活。水泥是坚固的罢,谁知道呢,坚固往往是冷硬。若论时间的久长,从前的石街哪里会比新修的路面少了岁月。当千篇一律的灰色刷满人们的视线,檐雨滴翠的声响只能在梦中。发展夺去了很多视觉听觉的享受,你却失语着,无法为弱小的青苔争取一线生机,因为你同样弱小,在生命审判台上你连一个符号都不是,更不用说有甚么明确的含义了。

 

青苔在你的记忆里,这一点无法改变。你是快乐地想起它们的,它们是童年欢乐的底色,葱葱郁郁地生长着,那一段青葱岁月让你对未来怀着希望,如果明天,明天的明天只有昏黄,你也足够青翠地走完生命之旅。

 

你相信你是绿色的,叶子们在风中沙沙作响,也许最后的结局你是苍白无力,你依然活在一个绿色的梦里。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