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轩

平生惯酒坛,何管世艰难。秉性浑天璞,徒留一胆肝。

 
 
 

日志

 
 

舒展  

2008-05-07 19:44:07|  分类: 生之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你看,长得多么舒展。你无限羡慕地感叹。石细观其形容,确如是,在大自然的怀抱里成长,自由的形态原是无拘舒展。

 

走过的地方总令石感到无奈,或许是石素来反其道而行之,生就了太多的反骨,以至观念也与旁人相异。思维日渐成型,假设石这个单细胞还有思维的话。你总是看见相反的那些,是那些存在需要手指来说话,需要眼睛对视,所以你遵从即是。

 

你很正式地剖解,因为优越。生在江南,杭城的发展在国内也算前列,来过天堂的人很少会提出什么异议,评论其不是。这便是优越麽,可与石有什么相关?因为你看惯了景物与悠闲的行人,所以对别样的风物难以认同。

 

石沉默。如此说来,一个人的成长受环境之限大矣。青山容云来去,碧水长流,因雪白头,为风皱面,合是人多情。只是这些赋予,终究限制了其道路。双刃剑,你仗剑行天下,剑也成了你摆脱不了的事物,成为桎梏。无所用心,便不存乎一心麽。舒展,自由地呼吸,没有尘世的纷扰,这样的地方也只在群山之中了。归隐田园,归去,果真也无风雨也无晴?甚是值得商榷。石长久以来的希望便是去一小镇,闲对日升月落,青石街,隐入岁月的河流。一个人在这条河流上连泡沫也不是,又何必争取什么,想甚么固守。

 

也许困扰之一了,究竟是有石,然后有一切,还是周遭的这些构筑了石的存在?石是谁?当手指渴望键盘,那是不由自主,是字要成形,指动字成,字成指动。石是一个不控制心绪的人,有什么需要去反对的呢,如果剩不下一点美好,那是怎样的悲哀。太阳走着它的路,月亮也懂得穿过云朵,是在述说一种永恒,还是本身即永恒?

 

花开了,虞美人,也会谢去,香殒红尘。花谢了还会开,你在下一个轮回里遇见,只是这花还是从前的那朵麽。反复是一种磨砺,明知重复毫无可能,却不断尝试,不死心,哪怕最后皮囊已解。

 

是舒展罢,石轻叹一声。这舒展的代价,沉重了些。最终会被尘世所累,群山在城市中是看不见的,草原也是。如果你不幸生于城市,你不会懂得什么是舒展。作为人,长大的同时,在慢慢萎缩。这样想来你又是幸运的,因为居于城市,你不会抵达形容最自在的状态,于是轻易地用模子定型。

 

你无法置评得失。舒展也只能是理想的境地了,看见美好,也看见最后的沦失,这或许能解释石的叹息,其间的挣扎屈服自知。可是,你走过去,就能真的走过去,不留痕迹,包括记忆?大树埋入地层,许久许久之后人们发现了它,称之为树化石。它会有记忆麽,沉睡了,在它年青时的种种,无人唤醒。

 

鸟儿的啼叫间或响起,惊动了云朵,云四下散开。你听到的是哪一只鸟儿的歌唱,它们在密密的枝叶间,每一片叶子的背后都可能是栖息处。你找不到鸟儿。如果你是舒展的,鸟儿是不是栖息在你的肩头,一起看水面的金光闪烁,为日落的霞光低语,美永驻人间,为人人所拥有,人人不离弃。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