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轩

平生惯酒坛,何管世艰难。秉性浑天璞,徒留一胆肝。

 
 
 

日志

 
 

没脑子的人   

2008-09-02 17:32:59|  分类: 木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些相遇,注定无可奈何。

 

 

不知道该怎样说,这不是一个故事,故事是过去的旧事,它还在控制我的心绪,我想尽了法子去逃脱,不幸的是我依然念念不忘,不忘一双眼睛,清澈的带着决然的眼睛。

 

网络里的人很奇怪,会喜欢隐藏自己的性别,我从不。我一边喝酒一边唱歌,还记得乐谱的时候也怀抱吉他,吉他就像我的情人。可能我真的很老了,所有认识的人在呼我时不忘加了一个老字,对他们来说是一种尊重?

 

我有敏锐的直觉,我对自己很有信心,现在想来也只能说是曾经,曾经很自负。一个兄弟,认识了好几年,后来有次电话,才知性别,简直要人命了,这多年来也不知有没说错话。打那以后,我便练就孙行者的火眼金睛,千万不能错,错得离谱的感觉可不好受。当然,我这位兄弟道行了得,有不少仰慕者,害得我都不忍心在一旁看,情最让人伤。

 

原先很热闹,我是个喜欢热闹的人。处久了就会有感情,比如我喜欢上了玉儿,玉儿喜欢的是箫,而箫喜欢的是碧。碧,我不认识,一个很早就离开网络的人,或许在别处藏迹也不一定。玉儿,怎么说呢,是火一般的性格,所到之处,必然是火红的一片,热烈而明快。箫,和我一样,喜欢一边喝酒,一边自弹自唱。当然我们是完全不同类型的人,更理所当然的是我们是好兄弟。箫说要去出家的,只是出家的路很漫长。我笑他说等着罢,不如等我来剃度他。我出家也该在数年之后,至少是父母百年以后。不管如何,我们笑着,闹着,工作、生活中的不如意在网络里找不见了。何况,还有玉儿。玉儿表面热烈明快,走近了会发现沉郁的内里,每个人都带着伤来到世间,我很想很想呵护她。而她无心。我并不知道她和箫的情形,因为大家在一块十分开心,没有想太多。箫在很长的一个时期内封闭了自己,碧的离去是一个打击。日子总是过下去的,我在前面没有提到一笑,也没有提到羽,事实上是无法不提及的,我并不想事情太复杂,其实很简单,我们组成了一个大家庭,兄弟姐妹,缺一不可。有时候事情会像不开心的方向转变,这不开心是大家都不想看到的结局。

 

一笑喜欢玉儿。很久很久以后,玉儿和箫成了情侣,故事很长,就不说了,你可以去问他们自己。一笑一直没能原谅箫。没有原谅这个词的,在感情上,被出局的人才是第三者,没有所谓的先来后到。我很喜欢玉儿,可是当玉儿和箫终于站在一起,我觉得是解脱,玉儿不需要我的呵护了。

 

箫也很高兴,因为我没有一丝不满。其实他更高兴的是有人去接手一个麻烦,一个影子,因为我发现影子值得我爱。时间真久,我没有说明白,我有些醉了,现在的我更老了,唱不动歌,也弹不动吉他了。

 

影子来的时候,正是最热闹的时候。影子很奇怪,一来就做箫的影子。我知道那是个女孩,仅止而已。影子似乎很容易打进了我们的内部,和一笑、羽称兄道弟。影子对我有些漠离,在箫面前也不说话,就是一笑或羽来的时候像活着的样子,其余时间都是静止的,有若空气。

 

热闹之后是寂静。寂静里我失去了玉儿,寂静里我开始想念影子。影子会是谁的影子呢,还是箫的麽。不会成为我的影子,这显而易见。影子总是远远地坐在一旁,看人来人往。影子来的时候很安静,走的时候也很安静,像沉默地夜晚一样,准时出现,在黎明时分离去。影子只在空中,也有一两个小朋友罢,一起贪玩,然后静静地望着天空。

 

在大家都分散的时候,我不断地回忆,回忆伴我度过一段不堪回首的日子。我想我该去找影子,可是找到之后能做什么呢,只为一声招呼,你还记得我麽。会遇到什么样的表情与回答?于是我只是想想,不去找寻什么。我想起影子的时候就望天空,或许有影子飘过,影子说她是流云。我开始挑曲子,我要挑一个曲子给她,她听到之后就能明白我的心。影子是如此的具有灵性,让我无所隐藏。

 

我终于找到了一个曲子,6分51秒。那时我得知影子结婚了,在两天以前。我不甘心,我没有想过影子会等我,当然不会。我只是觉得我该早点告诉影子,有一个我在远方。于是影子应该等我,不是麽。也许是等不到我了,所以影子选择不再等下去。

 

我把曲子传给了影子。影子听的时候哭了。影子还是挂念着箫,我知道。不过我宁愿选择不知道。我对箫说我爱上了影子。箫只是微笑。又很久很久过去了,我听见影子的哭声,我看见箫的笑容。影子说她是在看见箫的微笑的时候心碎的。我不明白这句话,如果是微笑,不代表痛苦。而这次箫的笑容让我觉得自己走进了悬崖。他太有慧根,而我注定要经历一劫。

 

是不是经历了这一劫我就可以出家了?父母的白发把我的话压回了心底。影子会说起对一笑,对羽的挂念,从来没有提到我和箫。我是个没脑子的人,我拼命想要到你的爱,叫你到我的身边来,住一些日子,看是不是合适,我不会强迫你做什么,而你只是需要过来看看,过来接受我的关怀照顾。

 

有很多解决问题的途径。你一味摇头。你只是想要我疯了,对麽。为什么我会想你,你一直这样冷漠?你会听曲子麽,你听到曲子还会哭麽。

 

我是个没脑子的人,影子,我终于懂你说的话了,你说你是没有心的人。

 

日子继续着,我要谋生,而在父母的希望里我应该成家。日子就是这样的,我又一次把自己锁入了牢笼,是自己告别自由的。是你的意愿,是不是?影子?

 

我还是想你,影子。所以我是没脑子的人,我不应该想你的。只是活着,我们每个人都活在自己的想象里。想象中永远不会受伤,想象中我不会听到你的哭泣。

 

影子,我现在是笑着的。我终于看到了希望的曙光,我佛慈悲。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乱,影子,不要折磨我,不要用你清澈的眼睛看我。

 

影子,我醉了,所以我说的是胡话,你就当是一阵风。晚风悠悠,湖水幽幽,不管夜凉不凉,你好些儿睡吧。

 

 

  评论这张
 
阅读(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