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轩

平生惯酒坛,何管世艰难。秉性浑天璞,徒留一胆肝。

 
 
 

日志

 
 

关切,有时是问,有时是不问   

2008-09-07 21:10:37|  分类: 一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字是奇妙的,再一次感觉到这一点,看到你记于16个月前的文字。或许像文字这般奇妙的事物世间很少,不会被时光的灰尘所蒙,许久之后当目光落于其上,依然新鲜晶莹,有如清新的晨风。

 

这个午后,打开了一个网址,珍藏着的却迟迟未去的家。要去的,如你一样,未敢轻易阅读,仿佛在一个透明的水晶球内,看见每一次皱眉,听见每一声叹息,数出走过的脚步。于是退得很远。只要存在,已经是很好,至少有一些相同的情怀。没想到,你留下了我。或许,任何静止地关注,不可避免在某个时空有了印迹。

 

有些事你能猜出,有些事你能看出。你的行文和你为人一样的低沉而活泼。关于彼此之间,你看到了多少。那些情景,和你最为熟悉的她的名字一样,充盈着你的心。你说那是一个真实的影像,她每天都会坐在你面前,你能碰着她的发梢,你可以注视着她的眼睛和她说着俏皮话。你叼着那令她厌恶万分的红河香烟,潇洒地吞云吐雾,她眯着近视眼凝神看书,笑容可掬地拒绝和你发生半透明的暧昧气氛。那个角落确有点冰凉,那里与寂寞有染,和孤独有约。

 

你总奢望能从眼神中发现些和你相同的期望,多久之后,你选择背对着,于是在你的视线范畴内不可触及。灵魂偶尔开开小差,无他,因她在侧,偶觉如坐春水陂,漾漾起涟漪而已。你想起泰戈尔说的话,语言有时很神圣,同时也很贫乏,说得真不错。昨夜相思不成梦。空怀一梦到天明。对着突然冒出脑海的诗句,你觉得异常可笑,于是再一次忍不住虚伪地发出自内心的轻嘲。是的,每个人都会晓得自身的分裂,无法弥合却屡屡是每个人的唯一选择。

 

一如隐士般的漠然,关切,有时是问,有时是不问。你不知道的是,两里的长堤来来回回走了无数次。海浪声如儿时般的柔和,浓雾笼罩着的凌晨三点,刺骨的寒潮渐渐地穿透身上裹着的层层障碍,努力地在追忆着某些流光溢彩又支离破碎的片断。没有打扰你们,你握着她的手并行于尘世,像两条相濡以沫的鱼。

 

籍着你的文字,丧失了的宁静的澄澈,某种比春风还温暖的情感悄悄探出了头,原来一直潜伏在内心深处。堤边的路灯像雨中的向日葵,努力地在雾水前挤出橘黄色的光晕,慢慢地向它走近,在旁边的小石凳坐下,这时好像感到了一丝暖意。这浓雾笼罩着你,几乎淹没了你。想起很多未完成的梦,现在它们是一个个摔得残缺不全了,还有很多憧憬,可惜它们只能是一辈子憧憬本身。想着些事,却并不分明,作着很多决定,脑海却混沌一片。这恼人的雾,让视线变得和脑海一样模糊不清。每每遥遥望去,雾的形状,很难辨别身影。然而你在的,在迷雾的里面,执着地守候着梦想。

 

那张照片,是姐姐拍的,在你关注着的二月。你说恬静。你在镜头面前能放开多少,是你愿意给执相机的人展露多少。姐姐,敬和爱的姐姐,一直以来,只有敬,极少爱。因为,呵,没有因为。你说恬静。那一刻才懂和姐姐之间深厚的感情,是自己一直拒之于心门之外。你看到眼睛了麽。那一潭水,那明净而清冷的一潭水化作双眸,人像便脱离了画面。

 

梦想,很多时是并不纯粹的。一个人真正成熟的时候往往会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当那些自拟的成熟的想法贯彻于某些异常幼稚的行为时,是的,所能做的只有闭眼发呆,以及咧嘴傻笑。而文字,感触不已、怦然心悸的汉字或许是极不负责任的虚无缥缈的毒果。微不足道,很自然就想起了你,接着亦想起了或许尾随着你而来的种种因素。每次凝视,水面静止,没有一丝风,心里因你不觉泛起的涟漪渐趋平静。很多事或物都如此,遗忘了,复又记起,就这样周而复始,直到那种诗性的感觉怠然尽失。

 

开始留发了,然而没有你长。每一个人,最终都走向编织的网。或轻柔,或冷硬,不管质地如何,栖息着一个灵魂。长长的叹息穿过了16个月,在第12个月时稍作停留。有什么意味?无非是你16个月前与键盘的亲密接触,抵达了16个月之后的眼前。而这抵达,让中间的日子有了诗的韵脚,让无比坚定的相信站立了起来。全然忘却了悲伤与欢喜,令忘却脚踏实地,不是梦的呓语,不是千篇一律的自欺欺人。世间能有更好的呼应麽,悬浮于空中的尘埃慢慢落地。不管是否被掩盖,轻微的回响已在寂静的角落形成。所幸,难掩的是你的本质,总带着一股暖暖的底色。

 

你是这个世界最后一处安静的角落。所以,不去打扰。要给世界一些光亮,要将暗淡的前方踩在脚下,前方或许高山,或许深海。什么是玉石俱焚,是黑色的夜再也没有黎明到来。你是最后最后的梦想,是不倒的不周山,托起红日,沿着海面逶迤而来。

 

在沙滩上走来走去,看海水一波一波亲吻海岸。是的,海岸,不是沙滩,不是礁石,海洋深藏着是海岸线。细细柔柔的沙,坚硬冷峻的石,以及荒村,以及炊烟,所有的所有都落入大海的梦里,不可分。

 

感谢那场雾,让你变得迷离,亦感谢你,出于你的恩赐,可以思念或想象。或许,最终的最终,仅留下了这个文字。人并不能比文字长久。是不是验证了这一点:当你想念某个人的时候,那个人正温柔地想起你?

 

为了这个不可能的梦,所以有了如上的字。你看到了,许多句子来自于你。

 

Tender Surrender

 

 

  评论这张
 
阅读(15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