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轩

平生惯酒坛,何管世艰难。秉性浑天璞,徒留一胆肝。

 
 
 

日志

 
 

一时半刻  

2008-09-09 20:54:59|  分类: 一时半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必然这一天,无可推托。是最低处罢,你看见零乱,看见水波,看见底部。你如何再次走上悬崖,挣脱一切。那是蜕变,那是历练,那是风化,细腻如何脱落继而转为罅隙,水声轰然。

 

是开始。你不断宣告死亡,又不断从泥土下掘起,察看是否有变化。对于死亡,你大抵是不相信的。14时28分,是巧合麽,你带回了这个时间。是放弃,委婉的说辞罢了,是抛弃,一边拾捡,一边抛弃。你沉默,因为触摸到沉默的力量。

 

不过是离散。是什么时候习惯这样遥远,不相干。不管内心多少波浪,你一味笑着。笑容不是面具,不可能是面具,那原本是你,没有什么能夺去。有多少不同,不同的时空,却一样的没有温度,太阳烤着大地,你也要虚脱,然而你坚定地迈出了脚步。

 

你有计划。这一点你自己也不相信。会同行罢,你不说,仅仅心底想着。原来言语很重要,你不懂别人的内心,而别人亦走不进你心深处。若有对白,能将沉默敲开,照亮黑暗?自然是不。言语将隔阂表现得更加明显,渐渐不可忍受。

 

也许石只有沾些泥,才是适得其所。然而他们说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拍拍身上的灰尘,一路的风尘洗落在清溪里。树木依旧苍翠着,废墟上斜斜地探出一枝花来。那不是生命,你看见花在风中,怎可能是生命,是无数灵魂聚集在一处,显出花的模样来,看世界的最后一眼。

 

纵然不美好,然而深爱。一切会散去,在无形前能否坚持爱?不能。万丈深渊,现在是掉落到哪一种深度?风很醉人,然后你选择不停留。走过的城市终究沦为远方的线条轮廓,不牵扯脚步。你一样不幸,无法爱上城市,无法在人群中站立。不是孤傲,是无法融入,淡漠无法再热烈,再去经历幻灭。

 

你斟酌着措辞,想表达些什么,然而你永远表达不出来。你惊惧于生命的模样,又不能闭上眼睛,没有美丑,没有善恶,甚至连真假都不必判断。如果只有这种生命形式,是怎样的悲哀?没有尽头的绝望,像海水,几万重浪盖来,你无法死去,你必然活着,虽然你不愿意呼吸。你被抽干了血,也没了精神,就横亘在悬崖上,晾晒着,等秃鹰的光顾。

 

你或许醒来,从迷梦中醒来,或许新的梦让你害怕,所以宁愿喂了秃鹰,也不接受下一次解剖。躯壳有什么用,是安放一个灵魂麽。灵魂应该是洁白的罢,可世间的颜色里有纯白麽。不要下绝对的判断,你还未有经历。只有笑了,已经太多,已经盛放不下。然而月光依旧踏着夜色而来,阳光依旧踩着露珠而来。阳光不知道,它踏碎了露珠一生的梦,它以为露珠是欣喜着雾化的,因为那时候的露珠有了七彩的颜色,如同彩虹。

 

彩虹挂在天边,它向往着云的飘逸,愿意用七彩去换取洁白。绵绵絮絮的堆积,云只落在湖面,不是照影,是爱上了湖边的垂柳。水底的云与柳很近,这近让云生出希望,愿意用自由去换取一次降落,化作一场雨。柳却是无心柳,心在很久以前被花折去。花亦不甚怜惜,彼时花陷入月的迷雾中,不可自拔。月最无情,携了人间无数相思,天天只管和吴刚喝酒。

 

你想着这些笑了,苍凉的泪沿着裂痕走着,是试图润湿罢。没有用的,你的自救无非引起更多的嘲讽。怜惜生命,没有人能学会这一点。生命和尊严孰重,你最怕这类命题,像砍去左膀右臂,还问你感觉是否良好。你挥舞着空空的袖子,不言。你跌入石像里,作为雕刻之一,为了整体感,部分允许缺憾。

 

结束的早已结束,却一再留恋。你可以飞翔的,为何在地面彳亍。剪除翅膀,告诉自己生来匍匐,蜿蜒的山脉,一泻千里的河流,单单想象就让你隐匿尘世。

 

只是想象真的可以终老一生?没有答案,你也无须答案。从简,自然而然。你相信,拥有简单,便是拥有全部。

 

 

  评论这张
 
阅读(8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