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轩

平生惯酒坛,何管世艰难。秉性浑天璞,徒留一胆肝。

 
 
 

日志

 
 

一时半刻  

2008-10-18 02:20:47|  分类: 一时半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生活只提供一个答案,你能,或者你不能。在路上闪出这一句话。正午的阳光,宽阔的路面,仿佛结论,顺理成章。

 

你站在路的一旁,阳光一束一束的排列着向前。它们一直向着山那边去呢。突然熟悉的那些都换了新的模样,你以为固定的事物原来你并不识得。

 

你能,五谷令你经受住风雨,足以行走天地间。能,是一种义务与责任罢。你不可以让眼中希望的光芒黯淡下去,于是那一棵树,那一面遮风挡雨的墙,渐渐成了写照。

 

你不能,你不能乘风归去。你不能呢,你怎么可以坐在云上,沉醉不回。你不能整日听松子打石床,穿过树缝的黄昏,落日那么长。云升远壑,月落乌啼,客船终究是客船,打马而过,不是归人,是过客。

 

你在寻找一种可能。你自身或许是无数可能中的一种。在能与不能间拾捡着,缝合着,它们隔得太远了,两座高山,峭壁悬崖直入云天。每一步都是高度的抬升,你即使停止于旅途,你也欣喜着面向前方。

 

你说你变柔和了。是麽。石依旧怀疑着。是你顺从了生活,还是生活迁就了你。从来是前者,你接受生活的任何指令。活着就这一答案麽。你以为洒脱了起来,开始不羁,没有束缚,没有挂牵,还是失望之后再无关己之心,不过是活着,什么方式都可以罢。

 

石如何评说你呢。变得自己也不识。如果这便是石,那从前的石又是谁。话语跌落在空气里消失了去,假使堆积起来,石该置身何处。听见自己的声音,竟生出担心,何以至此。生活终究是改变了两个人,像光阴的故事里述说的那样,改变了我们。

 

只是这模样麽。有人离开,再无音讯。有人离开之后回来,不如未曾回来,没有一些旧时景象。你呢,上穷碧落下黄泉,千里之外,视线已断。无水的彩笔,以为会有曾经,却还没有开始,以为会有未来,却只有孤独的现在。

 

只是这模样麽。泪流满面,却不是为自己。无法穷尽,一生也握不到,有蜻蜓停在你的肩膀。日子走着,还是你走着,夕阳越来越美,晚霞越来越灿烂,星星越来越高远,那个月亮每每望去,是一张脸,却辨认不出是谁。

 

只是这模样麽。明明失望了又失望,还是望了又望,仿佛那云层里有即将抵达的讯息。什么也没有做,只是等待。等一阵风,刚刚好经过,等一场雨,浇灌干涸的河道,更像是等一颗星星划过夜空,穿过大气层撞向地面,便是陨石了。彼此的距离有多远,会是落在石上麽。

 

生活只提供一个答案,你能,或者你不能。如同写在路面上,你阅读到了,却不愿意相信。你想只要一丝可能,你不放弃。你不信从什么,也没学会别的,你所遵从的是自己的内心。一地碎片,也比一个插花的瓷瓶接近本质。每一片都寄托着一个梦,那是月光的梦,对麽。

 

 

  评论这张
 
阅读(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