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轩

平生惯酒坛,何管世艰难。秉性浑天璞,徒留一胆肝。

 
 
 

日志

 
 

带着你去远行  

2009-01-20 00:39:30|  分类: 某年某月的某一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带着你去远行 - 石 - 石轩 

 

我不相信那是错觉。我从梦里醒来,已经念叨了一天。天空适时地飘起了雨,我走到无人处发呆。这是冬雨罢,慢慢踱步归。好久没有这样淋雨了。车灯有些刺眼,城市发展的趋势之一是道路处处相同,你回神的时候会想这是哪里。人行道,行人很少。几乎贴了墙壁,或许这样一直走下去,才是我想要的安宁。

 

我不相信那是错觉。然而却不求证,任何勉强的事物都不是归我所有。也只有对着文字坚持罢了,很多事物是无处可证。我是带着你去远行,你永远不知。

 

我翻开地图搜寻,在角落里看到了五夫镇。车票写着是夜里的列车,那么有足够的时间一个来回。旅店的主人很奇怪地看着我,因为很多景点值得走,怎么会想起去走一个千年古镇。当然他还是好心地告诉了我,只要早起,等在路边,五点多有一辆车去往五夫镇。

 

我站在清晨的风里,看着太阳一点一点爬升。我喜欢坐车,车会把人带到不同的地方。一路的风景渐次变化,等下车的时候会发现在完全不同的境地。我想我喜欢陌生。我记得在一个落日我一面流泪一面看霞光黯淡,车是很好的旅伴,足够包容,足够安静,足够你收拾起情绪。

 

一路颠簸,从省道换至乡村道路,甚至不成路的路。车窗外是蜿蜒的山峦,闽多山,确如是。向山里行,更向山深处。山的尽处会是怎样的所在?一个小镇怎样历经千年风雨依然青翠,时光到了这里失去作用了麽。

 

车停下来的地方是一个几乎垂直的坡,人声鼎沸,沿着上去一个热闹的市集,原来这是赶集的日子。我问明返程的时间,走入了人群。熙熙攘攘,我不知兴贤古街的方向,先穿出人流罢。到了村落边,是风姿摇曳的莲花。问路边的小店的主人,兴贤书院在哪。主人很客气,只是说话有些难解,他听不懂我的问话,我听不懂他的回答。不过他看看我手中的相机明白了又是一个游客,便指了指我的身后,往回走,到市集往下面走。我向他微笑道谢后再次回到拥挤的人群。

 

这是屹立了千年的地方麽。我慢慢走下去,颓败的泥墙,竟走出了村界。村外是一个古桥,那桥墩看起来很有年纪了,上面的雕刻拙朴,栩栩如生。桥下水不多,正走着一群白鹅。画面不错,岸边水田刚插下去的秧苗,潺潺而来的清溪,河岸的水草,河堤的淤泥,还有那游动的白鹅,活泼生动。

 

一定是走过头了。我回头拐进一条小巷。出现了人家,转弯几次,竟也踏上了兴贤古街。古街在中晚唐即具雏形,鼎盛于宋,至今保留着宋代建筑风格,有千余米长,碑坊林立,石坊门上依次刻着:崇东首善、五夫荟萃、天地钟秀、籍溪胜境、紫阳流风、三峰鼎峙、三市街、过化处、天南道国、邹鲁渊源。这些字约略可辨,若不是用心去看,怕是辨识不出了。

 

有时候会觉得茫然,古迹究竟要看些什么。如果颓败至湮灭,定然不是所希望的。修复,复原,能有几分相似?白墙黑瓦,临水人家,确实能让人感觉安静。终究是少了历史的沉淀,时光的打磨,给人一种难以亲近之感,表面文章,今人或是做得太多了。所以就去追寻即将成为遗迹的事物了。凭吊往往是片瓦残垣,抚往今昔,唏嘘不已。在兴贤古街上走着,赞叹它能经历风雨而屹立不倒,却也为它的将来担忧,开发旅游是必然,而保护又能减免多少人为的损坏。古街能超越自然,并不一定能超越来自人类的无知的开发。

 

站在气势宏伟的兴贤书院面前,我呆立了许久。书院是为纪念先贤胡宪(号绩溪先生)而建,朱子曾于此讲学。门饰雕砖,屋角飞檐,十分精致,线条柔美,形态逼真。有一小部分剥落,大体还是十分完整。朱门的漆掉了不少,甚是令人遗憾。在我徘徊不已的时候,两位当地人的谈话落入耳朵。大意是说要如何做好旅游这张牌,日本旅游团来过多少次等等。尊礼重教这一方面,国人差强人意。

 

我走过朱子巷,走过朱子社仓。我走过刘氏家祠。我想找五贤井。一个小女孩带着我走,原来五口井是分开的,并不在一处。井水如镜,千年的风霜仿佛无。

 

我问紫阳楼在哪,小女孩说好远的,并愿意送我过去。我谢绝了,请她指个方向,我一路问过去好了。紫阳楼在五夫镇的另一端,潭溪畔。穿过镇政府,上一山坡又下一山坡,一个小男孩指着一条路说尽头就是了。他因为要回去吃饭就不送我走了。我对路途中遇到的人充满感激,因为他们,所以我有一个顺利的旅程,有美好的回忆,所以我会走下去。

 

紫阳楼,是刘子羽为朱熹母子所建,后毁坏,现已按原貌修复。那石碑正面是紫阳楼遗址五个大字,背面是碑文,靠近地面的字已蒙上了沙,用树枝细细去掉沙粒。石碑或许比房子更有历史,我笑自己的想法。庭院不大,却有几样古老的东西,遗址之所在罢。

 

楼的前方是一个方形的水潭,当然里面是没有水的。这便是朱熹一首诗里提到的“半亩方塘”了。那么源头又在何处?顺着小路向左走去,在草木掩映下有一“灵泉”,泉水清甜。在左近有一石,题着“醒舍心”。再往前就是一些房子了,黄泥的墙体,但上部有雕砖飞檐。我对其中的一座房子很是喜欢,对屋主很是羡慕。如果可以,我希望能够在此终老。我一直看着这房子,不愿离去,也不想再往前走了。每次行走都有一个转身回走的地方,就让这座房子作为记忆的终点好了。

 

返回紫阳楼,在一片修竹里静坐。古树参天,是的,那小男孩说得不错,那最绿的地方就是紫阳楼了。在古木翠竹中隐约见着白墙,心变得宁静,那潭溪的流响便是仙乐了,更有林鸟的合唱。

 

我是带着你远行的,你知道麽。我如果停留在此,你是支持的,对麽。也许世间只有你会赞同,我想不出还有什么人不会说反对的意见。你真的知道麽,在遥远的五夫里,一个你听过的但没有去过的地方,或许你未曾听说过,我带着你走了一遍。

 

我不相信那是错觉。我知道那是错觉,只是我不愿意相信。在梦里,我已经很老,我住在那座房子里,甚至我看见自己已经停止了呼吸。

 

 

 

  评论这张
 
阅读(154)|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