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轩

平生惯酒坛,何管世艰难。秉性浑天璞,徒留一胆肝。

 
 
 

日志

 
 

一时半刻  

2009-11-06 13:59:58|  分类: 一时半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坐着,太阳从中天移到屋边。暖暖的,竟然睡着了,蓦然醒过来,已是夕阳,坠入群山。这面窗,还有几个下午可以坐?即使每一天都有下午,却也只是千分之一,唯一的一次了。你说,这样的日子,除了用来睡觉,你能有更好的计划?静静地,不回顾,也不展望,就等光线从直射到斜斜的几缕,点缀于暮色。窗外,寒山转苍翠,秋水日潺湲,诗句里如是说,然而枯黄终究是一点一点浮现了。

 

午夜醒来,有时会觉得前一刻的自己如同陌路,已然不识。你也很难辨认了,你是什么模样,你曾经说过些什么,有什么不可以忘却。石的无情,大部分是不谙世事,也许心里懂得,懒得千篇一律而已,是与不是都很明显。没有谁的离席,这个星球无法运转,世界就会停摆。记忆有多少可靠,忙碌地奔走,奔向于墓地。微笑是一种表情,孩子的笑脸很纯真,经过时光的雕刻,大人的脸慢慢变得缺少表情,有风霜的痕迹。微笑也变得空乏茫然,不能传递发自内心的舒畅喜悦。或者,这类情感是很难发现了。

 

黄昏里,鸟儿也开始倦乏,快要停止一天的歌唱。起风下雨的时候,就会担心它们的窝巢是否安全,是否经得起凄风冷雨。原先老屋的梁上有两个燕窝,孵出小燕子,很是吵闹。石的梦想之一是有鸟儿停在肩膀,这需要多久才能实现。等石成为化石麽。蚕织茧化蝶产卵,死亡。仅仅是注视,石都不忍心。所有人都知道石的脆弱,只有石自己不知道。石擅长的是转身,看不见的就可以作为不存在了。生命的奇迹到底是什么,是鸟儿飞过的天空,一路欢唱的山泉,是嬉闹的孩子,追逐的少年,还是拔地而起的高楼,高速运转的车间,抑或是庄严的纪念碑,静默的礼堂。

 

青春的脚步怎样走远了。河岸远离了,你还是不愿意用桨,于下一个漩涡里淹没麽。如果只有死亡可以等待,还需要做些什么来使墓地安宁。大象孤独地走向森林深处。为何没有决定生与死的权利。眼睁睁看着挣扎,最难将息,疲倦的双眼带着期望。远方就是脚下,是否还坚持上路。

 

石要走了。不知能走到哪里,也不知会遇见什么。也许是往记忆深处,也许是去外太空。等你再看见石,你不要招呼,因为你认识的石已经不在了。请你不要呼唤,也不要流露一丝痛苦,遗忘是必然经过的拐角。你走向人群,石走向群山,等你的是鲜花与掌声,石所要的是松涛雾海明月清风。

 

你一定认不出来了,如同石也不认识你。谁相信灵魂的共鸣可以穿越时空,不被时光的利剑摧折,石上的字早已磨灭,温情实在是难以拒绝,如午后的阳光,懒懒的,就此一睡不醒。

 

原来没有什么不忘,也没有什么可记。当你觉得苦痛,就不要想起石,当你开心,更不用念起石,石不能分担,也不能分享。过去的日子,石很感激。

 

巴格达的星星,可知道石在流泪。

 

2009-11-6 13:43 于石轩

 

 

  评论这张
 
阅读(8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