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轩

平生惯酒坛,何管世艰难。秉性浑天璞,徒留一胆肝。

 
 
 

日志

 
 

一树  

2009-12-11 19:30:29|  分类: 枕石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枫香的叶子落得像极了一首诗,长长的铺垫,排列相似,又不尽相同。长得太为高大的缘故,这次第,空中旋转着,渐渐铺满了小径,厚厚的一层。如果知道叶子会落,它们是不是选择生得少一些?不知。大抵是误罢,岂能避生死。

 

然而,有不少的树叶子青翠似盛夏时节,如香樟树。它固执地站在路中央,不肯凋落一片叶子。其实,想说的是树化石,石有没有和你提起过它们?你一定见到过的,那次路过,我们有没有停下来,把传说又讲述了一遍。石也会裂,这认知有些让人悲伤,却也无妨。石怎能如化石,不过,是与不是原本无多大意义。

 

一树,一棵树,在蓉城的时候遇到一个茶馆,名字是一棵树。对了,有个车站叫五块石。其时,很是想见见一树。所以坐在一棵树里喝茶,是极为贴切的。南山的一棵树更加出名罢,山城的南山,有风味独特的泉水鸡。

 

许久不见的一树,忽地出来打了招呼。为众驱雀久,闲散下来四处云游,清心而已。舒服茶院的舒服客,倒是去了北国沈阳围炉对雪饮酒,真是舒服之至。虽然小懒儿酒量略胜一筹,一树甘拜下风,然甚疑之,许是酒不醉人人自醉之故。石力邀来江浙一游,居处多山,山多水,夕照返石苔,清心之所。再则故友重聚,相探叶秋红、行云。亦有小细,石作陪,此等好事并不常有。酒非所长,茶却入道。即便为一干人等泡茶,些许小事,亦是美事一桩,然否?一树答曰:然。此间犹少不得一人,游子也。甚好,这四五人石俱不识,却是倾慕已久。与小细久不言瘦石,盖时过境迁,与诸人素无联络,无从谈起。若是有聚,以后多了不少话题。倘若时日有暇,亦可一访苏州。

 

这热闹并未结束。自飘零、如果、无关,剪剪亦一一重逢。不意间,有无伤相访,石有些目不暇接。无伤带来离落、落梅、三生石的音讯。秋时与离落外出,踏遍黑龙江,得一联:云深香火冷,小僧扫雪山门外。有感于哈市第一场雪,联曰:踏雪无痕,携一缕梅香下酒。除却岁数有所增,其余未有变,联上可知一二。不想一坐五六年,竟不觉长。

 

无伤,曾有语,然中间踪影难觅。于石,是一友。在寥落之际,竟以之为幸。须知引为友,天上人间浑不怕。甚是相许。与人相识,所为者何?仿佛看见老去之后,扶着老花镜读片言只语。

 

无关提到了沧海。石不知。不知,二字黯然。飞不过沧海,意如何,分分秒秒,直为人生。指心见性,至抵达你的眼前,这些会不会如现在般温暖?

 

就这样消散了。十年之前,未有石。十年之后,或许还有石。天,晴晴雨雨,人,聚聚散散,此事古难全,何求之。

 

寥寥数语以记,欣喜自无须提。

 

2009-12-11 18:57 于石轩

 

 

  评论这张
 
阅读(10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